《乡野欲潮》


“龙哥,真的要那么做?”

“你以为我想?她可是县长啊!可是咱们兄弟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翟峰如果知道咱们没有做掉李静兰,你知道是什么后果?”

“我知道,可是李县长是一个好官,跟咱们无冤无仇,而且处处为惠南县的市民着想,翟峰是什么人,你比我清楚,咱们这是为虎作伥啊!我不想这么做!”

林天成蹲在墙角,心里总算是明白了,李静兰真的被绑架了,只是不知道在哪,而且这件事是翟峰一手策划,这两人也是替死鬼而已,如果他们做掉了李静兰,翟峰岂会放过他们?

“龙哥,你看李县长的这份材料,每一条都是为市民和企业着想,咱们不能那么做啊!”

“事到如今,只能打碎牙齿自己咽,现在就算咱们想回头也来不及了,李县长已经被翟峰的保镖带走了,现在是生是死都是未知!”

此时,亮灯的房间里,两个男人满面愁容的说着话,在他们两人面前的一张桌子上放着几沓钞票,还有两把短刃。年龄颇大的男子三十五岁左右,年龄微微小一点的也有三十。两人一时间沉默下来。

林天成没有立即动手,不确定李静兰的具体位置,冒失闯进去也不会得到什么结果,而这两个人的对话也能听出并不是十恶不赦之人,既然知道李静兰已经被绑架,只能静观其变,听一听是否可以找到她现在人在何处。林天成几乎在承受着煎熬一般的等待着!

十几分钟过去,屋子里传来两声叹息声。在这叹息声之下,林天成知道这两人的本意并不坏!只是被翟峰威胁了而已!

“龙哥,我总觉得这件事咱们不应该这么做,如果李县长真的出现了意外,翟峰那个人一定会杀人灭口,不会轻易放过咱们哥俩的!”

“那你说咱们怎么办?人家李县长已经被翟峰的保镖带走你,今天下午那一场闹事分明就是翟峰找人做的,他现在已经疯了,让我们在这里等林天成,我看他是让我们在这里等死!”

“龙哥,我确定现在李县长还没有死,如果她死了,翟峰已经派人来做掉咱们了,现在只有两条路,要不就是逃跑,要不就是等死!”

林天成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了,时间就是李静兰的命,别说她是自己的女人,就算不是,只要跟翟峰对立的人就是自己的朋友!他起身一脚踹开了房门,这一声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两个男人目瞪口呆!

林天成站在屋子的门口,一步步走了进去,他并没有使用暴力手段直接动粗,而是想以德服人,就算杀了这两个人也不会知道李静兰人在何处,而他们现在是唯一可以知道李静兰下落的人!

“你们在等我吧?老子来了!”林天成看了看眼前的两人,一脸的怒色,见到桌子上还有不少的钞票,更是觉得可笑。钱不少,但是自己可以确定,这两个人没有命去享受纸醉金迷的日子,一旦李静兰小时,紧随而来的便是这两人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