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这时菲菲把手拿了下来,两眼快速把屋子扫了一圈,竟然没有其他人,“真是活见鬼了,刚才,刚才明明有一个,有一个!”

“有一个什么啊?”袁玉莎问道。

“一个,一个男人的屁股!”李菲菲吃吃的说道,眼睛定在了袁玉莎的床上,因为她感觉袁玉莎表情有点怪,而且她躺在床上给人感觉下面好像垫了什么东西一样。

见到李菲菲一直盯着自己,袁玉莎有种快被识破的感觉,于是斜眼打量着李菲菲幽幽说道:“这哪有什么男人的屁股啊,是不是昨晚被你老公搞的太爽,到现在还没苏醒过来啊。”

此时林天成听见袁玉莎的话,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一副裸女图,不知不觉中嘴角勾起一丝坏笑,大懒鸟也兴奋的跳动了一下。

而屋子里的李菲菲,两个脸蛋顿时飞红到耳根,低头说道:“让莎莎姐笑话了,我看见您的衣服被谁撕碎了放在了的台球桌上,我还以为您出什么事了呢?”

“能有啥事啊,昨晚喝多了,发酒疯呢。行了,你快下去收拾一下吧,今天我们要去竞标!一定要一举夺魁。”袁玉莎说完摸起衣服便穿了起来。

“好吧,那我下去了。”李菲菲说完又瞥了一眼有些古怪的床,转身离开。

李菲菲刚来到楼下,霍艳便鬼鬼祟祟的走了过来,幽幽说道:“刚才莎莎姐问你昨晚的事,你怎么不回答啊?”

听到这,李菲菲愣了一下,很快反应了过来,冷冷哼道:“你想我怎么回答啊?”

霍艳抿嘴笑了笑,有些羞涩的喃喃说道:“莎莎姐对我们这么好,你说我们是不是该报答一下她啊?”

李菲菲听着张大了嘴巴,眼睛都要瞪了出来,她没想到一向本分的霍艳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就在霍艳还傻傻的等待着李菲菲回答的时候,只听公司门口陆续走进里职员!

“你别乱说,如果让莎莎姐知道了,你经理的位置就没有了,好多人惦记你的位置呢!”李菲菲气的转过身子,瘦弱的肩头上下起伏不定。然而她这几句话,却把霍艳说醒了。

“我怎么说出这样的话,真是该死!”霍艳似乎真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说完便狠狠的朝着自己的右脸颊猛拍了一巴掌。

听到清脆的响声,李菲菲心揪了一下,急忙转过身心疼的轻轻摸着霍艳的脸颊问道:“谁让你打自己了,疼不疼?”

“不疼!别人知道我们是同事,但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我们是……“

“行了,快收拾东西吧,今天就要竞标了。”李菲菲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好啊。”霍艳应了一声,旋即又笑着凑上来问道:“上面那男的到底是谁啊?你说男人的滋味是不是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