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袁玉莎娇喘着紧紧搂住林天成,火热的樱唇轻轻触碰着林天成的肌肤道:“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说完又在林天成的胸膛上亲了一圈。

台球桌上,林天成勇猛的进攻着,袁玉莎语无伦次地呻吟着。上下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美丽柔媚的花容红霞弥漫,春色撩人,宛如三月桃花绽开,红艳艳的樱唇启张不已,她娇喘吁吁,终于淫声浪语不绝于耳的大叫起来。

林天成看着她那红艳艳的嘴唇就在自己的面前,于是将他的嘴覆盖在她柔嫩的唇瓣上吻了起来。她那乌亮的长发搔得林天成的脸颊痒酥酥的。他用两只手扶住她的头,找到她那柔滑的嫩舌深深的吸啜着,袁玉莎的已经被林天成完全的挑了起来,她的套动得越来越快了,林天成见她已经很骚了就松开了抱着她的纤腰的双手,在她的小白兔上揉搓起来。

袁玉莎的情不自禁地抬起来配合着他的动作,由于两人在深吻着,袁玉莎那急喘喷出的醉人气息灌入了林天成的鼻中,使林天成的情欲更加的高涨起来,他的舌头紧紧的吸着袁玉莎的舌头吸吮着,袁玉莎这时已经忘乎所以了,也就热情的回应起来,渐渐地,两人像恋人一样的深吻起来。

林天成的舌头逗弄着袁玉莎那柔软的舌头,把她那甘甜的津液都吸到了肚子里,他尽情的用舌去舔舐她光滑的贝齿,丝丝的玉液渗入他的口中,她那柔软的唇娇嫩可口,她檀口吐出的气息芬芳清新,林天成的心都醉了。

袁玉莎的丁香小舌差一点就被林天成吸到了肚子里,直到袁玉莎被他吻得快要窒息的时候他才才放开了她的小嘴。他的大懒鸟顶得越来越快,袁玉莎那舒服的感觉也在他那快而猛的动作下之下越来越强烈了。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她使劲地套动着,身上已经大汗淋漓,林天成动得越快她的就扭动得越快。就连林天成都有点佩服起她的功夫了,要是一般的女人被他玩了这么久早就没有力气了,看来她的身体柔韧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林天成见袁玉莎这样顽强也就更加亢奋了,袁玉莎觉得自己就好似喝醉了酒一样轻飘飘的,又好似在做梦一样模模糊糊的,她已分不清东西南北,她觉得这种舒服的感觉真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的大懒鸟好似活塞一样狂抽猛插,她忘形地在上面又套又砸,她的屁股就像筛糠一样上下左右的摆动着。

“几日不见,你变得很厉害了嘛!”林天成停下动作笑着说道。每一个极品处女血的身体都是特别的,同样也是强悍的,林天成也不得不佩服。

林天成这么一说袁玉莎还真的清醒了过来,她一见自己的样子,觉得还真是太放荡了一点,她的双手推着林天成的肩膀红着脸说道:“你这个小流氓还不把我放下来,你这个家伙把我害死了,我那清白的名声都被你毁掉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努力的扭着娇躯想要离开林天成的身体,但不管她用多大的力气也无济于事,林天成的大懒鸟还是在她的花瓣里一下一下的顶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