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走出来的正是三狗子,昨天在酒吧好在自己足够精明,假装只是一个客人,并没有动手,这才保留一条小命,得知关云天死在酒吧,这一夜吓得他惊魂未定,大清早跑来报信,翟峰却让自己一帮兄弟追查林天成的行踪,他知道,自己在找死!

“这件事我们处理就好了,天成,你去忙吧,有时间我打电话给你!”谢紫怡松开林天成的手,回头看着谢彪跟刘水成,说道:“我们走!”

林天成还未挽留,三个人便走出轿车,坐上另外一辆停在路边的轿车之后,尾随三狗子的轿车消失在街道上!这会儿林天成是要先回洗浴中心的,不料半路接到了袁玉莎的电话,得知竞标的事情以及方案之后,林天成在惠南县一些地方又一次具体考查了一番,这才不慌不忙向袁玉莎的公司赶去。

晚上九点的夜市被一层薄薄的轻雾笼罩了,看上去朦胧模糊,加上霓虹灯发射的昏暗的灯光,整个城市显得很魅惑。看着捉摸不定的雾气,林天成感觉所有的人就像这一座城市一样,看得见却又看不透,看得透却又拿不准。正应了那句老话,人心叵测。

就在林天成出神的时候,车子也已经来到袁玉莎的公司,他大步流星走了进去,整个公司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只有董事长的办公室还有一人。只听门锁一阵响动,接着林天成走了进来。只见袁玉莎躺在沙发上,两条腿放在桌子上,微微抬了一下眼皮,笑道:“你来了!”

林天成嘴里哼着曲子,抽出一支烟点燃说道:“莎莎,为了竞标这事也把你累坏了,这都九点多了还没下班。”说完林天成打了个哈欠。

不知道是不是传染,袁玉莎忽然也张大了嘴巴打了个哈欠,毫不客气的起身笑道:“你还真有本事啊,竟然要我去竞标,不过你可别搞大了,惠南县的人坏着呢,别把自己弄进局子里!”

林天成吸了几口烟,扑哧笑道:“进去吃公家饭,那可是铁饭碗,你以为我不想啊,可就是没那命,嘿嘿……”

“哼,少得意忘形了!”袁玉莎说着娇媚的剜了林天成两眼。这时他从办公桌上拿着一叠资料,走到林天成面前递了上去。

林天成翻看了两眼,接着掐灭香烟笑道:“很好,你还真厉害!”说完一把扔掉手中的资料,大摇大摆的向外袁玉莎走去。

林天成看一眼袁玉莎,只见她的眼神微微有些红肿,像是哭过一样。再看她身上的那件衣服胸口开得很低,看过去几乎遇不到任何阻碍物,简直一览无余。看到这里,林天成既感动又兴奋,只见他坏笑道:“请给我一只酒杯,谢谢。”

袁玉莎惊讶的看着林天成,咯咯笑着伸手从办公室的酒橱里面拿处来一只高脚酒杯,笑道:“你想跟我玩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