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无毒不丈夫!在这个世界,尤其是拼爹的时代,林天成一无所有,站在刀尖上过着嗜血的日子,虽然他有很多女人,但是他自己却知道:一个不小心就会陷入死亡,而且会死的很惨!自己能做的就是将那些想要弄死自己的人先弄死,只有死人最保险,也最安全!他的几句话却让谢紫怡三人大为吃惊!

翟峰是谁不用细说,他有权有势,而且还是廖忠堂手下的人,林天成居然要将他的小命留在惠南县?要知道翟庆柱可不是一般的狠人啊!

谢紫怡抿着嘴唇看着林天成,一双眼睛里充满了浓浓的情意!刘水成除了吃惊就是震惊,虽然和林天成接触的时间并不多,但是从他的一言一行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说到就会做到的人!三人之中,唯有谢彪对林天成还算了结,两个人毕竟弄死过斧头帮的老四!

三个人相互看着,可是这个时候市委发的一个人有点坐不住了!

翟庆柱把电话挂掉之后,心里很乱,虽然李静兰现在没有证据,但他冥冥之中觉得当年那事也是迟早的事情,可当年参与这事的人已经都让他们归了西,怎么会出了漏子?难道还有人没死?还是死之前把事情泄露了?

刚想到这,电话又响了起来,翟庆柱以为又是自己儿子的电话,于是连看都不看,皱着眉头躺在椅子上。然而电话铃声一声响个不停,跟叫魂一样,又搅得他心神不宁,于是伸手要毙掉它,然而一不小心掠了一眼电话号码,顿时让他大吃一惊,他怎么会打过来,不敢多想,慌忙接通,恭敬的对着电话说道:“老大,实在不好意思,刚刚出去了一下,请问这么晚了您找我有什么事?”

打来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廖忠堂,长远省政协主席,只听他低沉着声音,冷冷的哼道:“听说你们那出了一宗命案?”

又是命案?翟庆柱脸色灰暗,弱弱的答道:“主席,我现在还不知道,不过请主席放心,我会尽快处理!”

“你可知道死的人是谁?”

翟庆柱听到这,廖忠堂的话明摆的是要自己问下去,而自己也只能问下去,于是壮着胆子问道:“我真不清楚,最近很棘手,冒出一个年轻人,搅得我的计划有点乱,而且当年的事情李静兰母女一直在追查,老大交代的事情,我们父子一直在尽心尽力。所以死了谁,我真不清楚!还请老大明示!”

这时廖忠堂幽幽的哼道:“死的人是云天!我也是刚刚才知道,此事我也有了解,嫌疑犯林天成好像还是谢云龙的人,这事也许有蹊跷,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在我进军吉峰省的时候,必须把一些碍眼的人给我杀了!否则,提头来见我!一群废物!”

“死的是关云天?”翟庆柱轻呼一声,额头瞬间冒出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