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喔……”林天成舒服的叫了一声,见到廖珊脸色涨的跟猪肝一般,这才慢慢的抽出大懒鸟,这一下,廖珊干呕不止,尽管她没连续作呕,但是还是把所有的液体都吞吃了下去,她猛地翻身起来冲进了卫生间。

听着卫生间的水声,林天成不得不佩服酒吧的老板,这里虽是酒吧,但是很人性化,就如一个宾馆的房间一样,虽然是一张沙发,但是浴室之类的东西还是存在的,也许这就是为偷情所布置的!

“啊……”

林天成穿好衣服的一瞬间猛地听见廖珊从卫生间传来一声惊叫,他急忙来到卫生间,推门一看,忍不住傻笑,卫生间淋浴头还是开着的,固定在墙壁上淋浴莲蓬也是开着的,弄得整个不大的洗澡间,就像下起了漂泊大雨,廖珊还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林天成不顾淋浴头会淋湿自己的衣服,他冲进去,抱住廖珊,尽管廖珊此时,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布条,但是,这对林天成来说,就像丈夫和妻子,没有什么可以害羞的。

林天成问道:“摔倒那里了?”廖珊指了指自己的膝盖,林天成一看,膝盖那儿都变成了紫青色,显然已经是摔成淤血了。

林天成心疼的问道:“还能站起来吗?”廖珊皱了一下眉头,说:“你扶着我,我试试看!”林天成伸手就去扶廖珊,林天成身上还穿着衣服,因为着急,林天成衣服都没有脱,直接冲进来的,廖珊忙把手上的淋浴头扔到浴盆里,然后指指头上的淋浴莲蓬,示意林天成先去关掉,林天成先把廖珊放到地上,再去关掉淋浴头,但是,为时已晚,身上已经都湿透了。

没有了水帘的遮盖,林天成拿手抚摸了一把自己的脸庞,拂去水珠,再看到廖珊,林天成几乎笑出来。廖珊真是太有意思了。

她浑身是赤裸裸的,可是,她是由于浑身打了过多的洗浴液,弄得身体上下全是润滑的泡沫,脚下也是泡沫,巧的是,淋浴头冲出来的水流,冲去了廖珊身体其他部位上的泡沫,偏偏就是两腿之间,那片最关键的地带,竟然被残留的泡沫盖住了。像一个天然的白色三角内裤。

伤了,身体不能动了,一动浑身就疼,身上全是润滑的泡沫,不能就这么穿衣出去啊,她对林天成说:“你把淋浴头拿过来,给我冲冲身体上的泡沫!”

林天成拿过来淋浴头,对着廖珊的身体就冲了过去,最先冲下去的就是遮盖在廖珊双腿之间,那片关键地方上的泡沫。泡沫冲下去,一个原装的,新鲜的,娇艳的,黑黑的,丰腆的私处显露出来,林天成看呆了,手上的淋浴头一直不停的就这么冲将过去,林天成忘记了再去冲其他部位。

廖珊娇羞的叫了一声,身体动了动,娇哼道:“干都干了,看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