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廖珊的举动让林天成无比兴奋,享受这样美女技术的同事也没有忘记时时刻刻注意包房外面的动静,关云天依旧没有出现,林天成断定关云天在这里没有离开,而他也许正在会见什么大人物!不过此刻,草人比杀人还刺激,还舒服!

“乖妹妹,你舔的不错,哥哥我舒服死了,真没有想到你会这样的乖巧。”林天成一边在她的头上抚摩着一边夸奖道。

听着林天成的夸赞,廖珊含着德莱尼对林天成淫荡的飞了一个媚眼,那样子真的骚极了,而她也就更加的卖力了,含着大懒鸟吞吐起来。她一边吞吐着那几乎比自己老公一个半大的德莱尼,一边抬眼看着林天成,还不时的撩一下秀发,眼波骚浪淫荡无比。

廖珊自己也觉得奇怪,怎么自己一碰上这个小男人就这么乖了?竟然在做着如此淫荡的事,以前在自己的老公面前都没有这样做过,不是他没有提出这样的要求,而是自己不屑做这样淫荡的事。而这个家伙一说自己就乖乖的做了。连反抗的念头都没有,看来这个家伙还真是女人的克星。她又连想到自己的老公,是不是自己过于的古板才使他有了外遇?

林天成仿佛象一只在波涛中随浪起伏的小船,不断的从一个快乐的浪尖跌下,又被她那灵巧的小舌头舔上另一个更高的浪尖。他一见廖珊那若有所思的样子就在她的脸上拧了一下道:“你是不是想你老公了?在跟我做的时候不准想别人,知道了吗?”

廖珊红着脸说道:“我才没有想他,我只是在想,是不是我没有给我老公这样做才出轨的?他对我提出过各种各样的要求,但我都没有答应他,有几次还说跟我脏话就跟一块木头在做一样。”

林天成笑道:“正是这样,男人都是喜欢玩刺激的游戏的,总是做一成不变的体位当然会没有兴趣了。不过这也不能怪你,男人如果有魅力的话,是可以让自己的女人做任何事情的,你不想做只是他没有把你征服而已。”

廖珊红着脸捏了一下林天成的德莱尼,嗔怒道:“我也知道女人如果被一个男人征服了的话,是可以给男人做任何事情的,有的女人还不惜去做妓女来养活男人。看来真的是他不行我才没有动力。

说完就含着林天成的大懒鸟用力的吸吮起来。在她卖力的吞吐下,林天成抑制不住的大口的喘着气,他的脸上的表情很是丰富,他一会儿皱着眉头,一会儿轻咬着嘴唇。

廖珊见了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很爽了,也就更加用力的舔了起来。林天成被她这个淫荡的样子逗得情欲大涨,下意识的用力的挺起了胯部。廖珊猝不及防,大懒鸟一下就深深的顶入了她的深喉。她在喉咙里嗯了一声,眼泪都被顶出来了。林天成见大懒鸟顶在她的喉咙很是舒服,就双手抱着她的头不让她把大懒鸟吐出来,这样他的大懒鸟就更顺利的挺入了,膨胀到极限的大懒鸟把她那湿润柔软的小嘴和喉咙都胀得满满的。他来回的抽动着大懒鸟,敏感的大懒鸟躺在她那小巧的舌头上,然后一下一下的撞进了她那柔嫩的喉咙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