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林天成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原来是我猜错了,据我看来,你大可不必为这样的人难过,他如果去找别人我还不会这样反感,但他这种挟恩图报的人我最看不惯了。你拿酒来麻痹自己的心灵我可以理解,不过酒绝不能替你解决问题,借酒消愁也不适合女人,你这是一种自甘堕落的表现,因为受过伤害而自甘堕落绝对是极度愚昧的想法,伤害过你的人不会因你堕落而自愧,只会笑你愚蠢,最多加少许同情分,出路是什么?就是一句话,要活得比别人好!比以前更好!希望你终有一天能明白茫茫人海总有真情在的道理,爱情,当然一开始是因为对方有吸引自己的地方自己才会爱上他的,但如果经过一段时间后发现爱已经成恨,那就不要再继续下去了!为一个已经不爱自己的人而伤害自己,你觉得值得吗?你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应该知道何去何从,我说的话可能有些过激,但这是为你好,你还是好好的考虑一下吧!”

林天成的罗嗦还真起了点作用,廖珊转着两只水灵灵的眼睛看着他叹了一口气,笑道:“你还挺会说的嘛!其实这些我何尝不清楚,但是旁观者易清当局者多迷,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你说,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林天成嘴上说的好听,其实心里却在暗笑,笑廖珊的男人也在笑自已:男人嘛!大都是一个样子的。有谁不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不过看在廖珊那伤心欲绝的份上他并没有笑出来。他一边忍着笑一边说道:“这个家伙真不是个东西,有了这样漂亮的老婆还在外面乱来,这样的人是没有好报的。”

“你算了吧,你们男人还不都是一样!抱着人家亲热的时候总是甜言蜜语,说不尽的好听话:“可一见了别的女人,又会拿这一套去哄别人,真要论报应的话,你们男人早就绝迹了,我是律师,经办过不少离婚的案件,我把你们男人都看透了。”廖珊似是识破了他这套把戏,摇晃着手里的酒杯冷眼嘲笑道。

林天成被她说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心想:你说的是不错,可怪就怪在你们女人实在是太容易让我们犯错了,漂亮的女人哪个男人不想抱在怀里?为了一颗树而舍却整片森林那岂不是太傻比了?

他虽如此想,但嘴上却不能这么说。他慢慢的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笑道:“你既然知道男人都是这样,就不要再为这事烦恼了。”

廖珊叹息了一声,仔仔细细的看了一会林天成,抿着嘴唇笑道:“其实也不能单这样说男人,女人其实想红杏出墙的也不少,只不过她们没有男人那样大胆。我们就不说这些了,难得碰上一个酒量这么好的满男人,我们今天来个一醉方休。”说完就很优雅的喝起酒来,看来说了这么一会话以后心里要舒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