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林天成苦笑着坐在床边,低头不语,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神色。

见到他半晌不语,想到自己的处境,曾柔咬着贝齿小声嘀咕道:“你能……轻点吗?”

“能!一下疼,两下麻,老子没骗你!”

“你的这个真的太大了,算了,反正我也要死了,便宜你好了!”曾柔鼓足了勇气躺在床上,双手捂着脸颊,慢慢分开美腿,说道:“真的好奇怪,跟你在一起,我觉得我的一切都不受自己控制,进来吧,我要给你了!”

林天成一见她这个姿势,妈了个比的,早晚都要穿了你,也不在乎什么时间了,想到这里,他的大懒鸟研磨了一会,慢慢挺刺进去。

“唔啊……”曾柔感到了强烈的疼痛,她强忍着不想叫出声来,但是还是交了出来,她双手抓住林天成的胳膊,睁开眼哀求的阿卡呢这,不说一句话。

林天成一边慢慢运动着一边吻着她的嘴唇,百般体贴之下,曾柔伸出白耦似的双臂环住了他的脖子,伸出温暖而湿润的舌头跟他的舌头扭在了一起。

林天成玩了一会就左手搂着曾柔光滑的后背,右手在她柔软的奶子上缓缓的揉搓着。直弄得她娇喘吁吁,心跳加速,他一只手尽情地玩弄着她那高高隆起的肉奶,另一只手则在她的大腿上抚摩着,这样玩了一会以后,他的嘴唇离开了她那红润的嘴唇一路向下滑了下去,然后停留在她那高耸的奶头上,他尽情的在上面又舔又吸着,并把挺立的乳珠含在嘴里轻轻的咬着。

在林天成的几路夹攻下,曾柔被弄得娇声大叫了起来,虽然她的全身都泛出了香汗,但她还是紧紧的搂住他那结实的腰好让他能更深的进入,她的身体不停扭动着,花瓣随着他动作的节拍一下一上的套弄着。

曾柔慢慢觉得不疼了,随着酥麻来临,她开始享受第一次的快感。

似乎感觉到她有些觉得不过瘾,林天成忽然抱着她躺在床上,挺刺一下大懒鸟,说道:“小柔,你自己掌握一下节奏!好不好啊?”

“嗯啊……”曾柔的小屁股快速的摇了起来,每一次都是一坐到底。嘴里的叫声也越来越大了。

林天成尽情的欣赏着曾柔在他身上的动作,她那一头浓黑的长发在空中起舞,白净的脸蛋儿春情横溢,两个奶子像两只小白兔在那里欢蹦乱跳,纤细的小腰像风摆杨柳,圆滚滚的小屁股一起一落,粉红色的小溪含着他的宝贝一吞一吐,那情景还真的是淫靡极了。

曾柔见林天成这样的看着她,俏脸不由的红了,她微闭着眼睛轻声的呻吟着。林天成忍不住的又吻向了她的小嘴,这一次热吻曾柔主动起来,双手紧搂着他的脖子,香滑的舌尖热烈的和他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林天成的手来回着她光滑如丝缎的腰肢,一只手握住她娇软而有弹性的椒乳不断揉搓着,手指不断撩拨她娇嫩的奶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