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驾驶轿车的同时,林天成的思维开始活跃开来,拆迁的处理工作不一定会是那么顺利,尤其赔偿款和重新建设这一块,处理不好就会给翟峰留下借口,以他的心机,芝麻大的小事都可以做出文章。所以,有些事情,李静兰不方便参与,比如公开竞标这一块。

林天成慢慢理清思维发现一件事,谢云龙似乎对惠南县和通源市比较看重,以他这个地位不会没有对手,而且那个自己不知道的人跟谢云龙有什么过节也不清楚,但是通过他的一些小动作可以确认一点,他已经开始动手了。

而谢彪和谢紫怡又出现在惠南县,是不是要搜集一些什么资料呢?如果真的是这样,他很有可能被摆在台面上,现在自己虽然没有权利,但是以后可就不一定了。

车子开到了长安街附近,林天成想找袁玉莎聊聊天,顺便把竞标的事情交给她。因为她资产雄厚,而且还是自己的女人,这件事交给她万无一失。

眼前是一座大楼,足足十五层高,这里是袁玉莎的公司,林天成掏出电话拨打了出去,双眼透过车镜巡视周围。小心驶得万年船,自己出现在惠南县,肯定已经进入翟峰的监视视线。

“喂……”

“莎莎,是我,林天成!”

“呀,你在哪呢?我都想你了,也不来看看我!”

林天成听着那酥骨的声音,真想冲进大楼将袁玉莎按在办公桌上狠狠的捣两下,但是他忽然见到自己车子的后方大约两百米的地方,靠着路边停着一辆黑色奔驰。这辆车在自己轿车停下也停了下来。

妈了个比的,翟峰的人?

还是……谢云龙的人?

“莎莎,跟你说个事儿,我听说县里要拆迁了是吧?李县长是我的……你要竞标下来这个浩大的工程,我得罪了很多人,不方便出来,惠南县的金胖子你也应该知道,他和我有点交情,如果你资金周转不开,可以找他,提我就可以了。我有时间一定会来看你!”

“嗨,你不说这个事我也知道,只是我一直犹豫要不要这样做,官场不是商场,那些官员都有自己的生意,既然你这么说,放心吧,我不会让这个工程落入别人手中,我知道该怎么做,有时间记得来看我,好啦,不说了哦,我现在好忙呢!”

出招了吗?林天成放下电话,叼着香烟看和后方的轿车,说真的,他不喜欢被盯上的感觉!一调车头在惠南县的街道开始行驶起来,少许,见到八一大街有一个叫做五月天的酒吧,停下了轿车。

林天成进入酒吧要了三瓶百威就开始喝起来,心里却在想着县委会议会是怎样的结果?谢云龙究竟想干什么?跟着自己的人到底是什么人?

思来想去,林天成可以确定一点,谢云龙可以坐收渔翁之利,而自己也可以在着越来越复杂的战场崭露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