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草,又是谁破坏老子的好事?林天成一脸黑线,狰狞着脸孔回头看着紧闭的房门,很是无语,妈的,老子重温旧梦都不行吗?

比起林天成,韩香却是偷偷笑着,脸上洋溢着骚媚的春情,推了一下还在发呆的林天成,笑道:“别看了啊,是我姐妹,你看什么啊!”

“香香姐,你不是一个人来的啊?”林天成邪恶的笑着,难道给老子带来了新的女人?

“哎呀,就是甜甜了,你快点弄姐姐几下吧,真的受不了了!”对于林天成的疯狂进攻,韩香竟然没有丝毫的抗拒,反而还有一丝迎合的味道糅合在里面。

跟吴敏儿的那一番活动只能算是热身,此时林天成体内已经激荡出一团烈火,正好拿韩香来泻火。

“你以为老子不敢吗?”林天成说着,大手一挥,忽然扳起了韩香的左腿。管她外面是不是李甜甜,自己先舒服一下再说!

“好啦,还是去开门吧!”韩香忽然阻止了林天成的动作,穿上了内裤和连裤丝袜,套上了裙子走下大床。

林天成坐在床上,看着韩香就要来到门口。紧接着跳下来,两步来到她的身后,抱着她的身体,左手打开门锁。

“哎呀,香香姐,你怎么才……”李甜甜话还没有说完就呆愣当场,只见林天成的手在韩香的裙下一滑,她紧绷在屁股上的丝袜和内裤便被一同扯了下来,露出两瓣白白嫩嫩的大屁股,摸上去柔滑无限。

韩香穿着高跟鞋,还没有开口答话,身体的平衡感顿时瘫痪,整个人倒在了林天成的怀中。

“你们两个……”李甜甜颤抖着手指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难道你想这么做吗,站着也太累了,不如咱们到床上去吧。”韩香抬头看了看发呆的李甜甜,面对林天成竟然开始主动起来,其实她寻找林天成的第一目的就是冲他那大懒鸟来的,虽然上次她发出惨烈的叫声,但那次却是她平生以来最刺激的一次。

其实女人和男人一样,只不过女人比男人腼腆害羞罢了,不过若真熟了起来,搞起来肯定比男人更猛烈。正如神说女人比男人欲望更强烈,原因很简单,女人红杏不出墙,久旱地裂无甘露,男人一心扑在外,浇花灌柳全凭胯下一条龙,等到在外玩腻了,龙变成了虫,回去又怎么能够对付得了自己的女人呢,久而久之,旱妇便要寻甘露,红杏从此便出墙。

此时,韩香竟然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荡妇,而且还有李甜甜在场,顿时让林天成更添几分刺激,邪笑着把她的裙摆拉上,同时右胳膊蹿到了她左腿的下面,整个人都要被抱了起来。

“你不怕天天掐断你的那玩意吗?”韩香说着,一转身,小手握住了那根魂牵梦绕的大懒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