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林天成双手用力的压揉她那两块精致圆嫩的臀肉,感觉到隧洞又更紧缩了一点,丰腴的臀肉带来不错的手感,多余的部分从指缝间挤出来,他的双手还时不时拍打她的屁股,感受穴肉紧夹的爽快。

“啪啪”的脆响直打的小姑连连痛哼,雪白的屁股上很快就落下了红樱,林天成的眼睛则被那门户上方的小屁眼吸引住了,乳白色的爱液沾满了屁眼的四周,在冲撞抽插中张张合合,很是可爱。妈了个比的,有机会老子一定要尝试小姑的菊花,这念头在林天成的心里一闪而过,但进攻却没有停止。

姜静被林天成压的腰部不断扭曲,屁股一点点往上翻,林天成的身体向下冲击的更用力,几乎已经骑到了她的屁股上,他的每一下抽插都能刮出一层层的浪水,不断顺着两个人的毛草和交合的部位直接滴到了被子上。

凭着柔软的身段,最后姜静已经以一种让人看了血脉膨胀的姿势撅起了门户,双腿叉开两边,两只胳膊不得不向前死死的抵在窗台上,原本裆下的门户此刻几乎正对着棚顶向上翻起,纤柔的细腰看着几乎快要折断一样,身子隔着被子的弹性上下剧烈的颠簸,艰难的抵御着林天成打桩机般的撞击。

林天成惊讶自己现在怎么这么持久,以前玩过双飞,但是从来没有感觉这么爽过,也从来没有试过可以不停的抽送这么久,只觉得每次抽送都快感迭起,说不出的受用。

他的双手勾住小姑姜静的肩膀,以她的肩膀作为发点力,下身拉风箱一般抽插着,直到姜静接近虚脱,身子渐渐软了下去,从后面已经很难在抽插了。林天成抽出了肉棒,姜静立刻像被抽了筋一样软软的趴在被子上,分开的大腿根部被蹂躏的一片狼藉,大腿内侧的肌肉还在微微的抽搐着。

林天成把她软的稀烂的身子翻过来,再将她的两腿向两边分成差不多180度,钢铁般的大懒鸟再次进入洞眼之时,里面的粘膜急不可待猛烈的收缩,回应着他的肉棒!

“哎……啊……”受到林天成的攻击,姜静完全无法抗拒,不停的摇摆头发,为快感流着眼泪,扭动肉体。林天成毫不留情的向隧洞深处挺近,抽插的同时还加上了旋转。啪啪的肉声,甑乃声,还有女人的呻吟声和呼喊声,交织回响在屋子里。

两个人就这样疯狂的造爱着,姜静如痴如醉几乎疯狂,口中胡乱的叫着:“哎,好棒,小姑是骚货,啊……再来,用力插我,用力……就这样,爽死我了!”

姜静的叫床陌生越来越频密,林天成埋头苦干,一口气又抽插了数十下后,姜静做出就快要死的表情,用呜咽的声音大叫道:“我要死了,快给我吧,求你了……”

林天成知道她此时最需要的是男人更高明的技巧,他的嘴像蛇一样露出舌尖靠过去,在接吻时也不断的使用双手轻柔的抚摸她的后背和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