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高潮过后的姜静全身舒展,“大”字形的躺在床上,将一身的羊脂白玉完全展现出来,细柔光洁的胳膊向两边张开,那对丰挺圆润的乳房如刚出锅的大白馒头,因为高潮的余韵还没有彻底地消散,两粒嫣红的乳头依然挺立。修长光洁的双腿撩人的大张着,将门户一览无遗的摊在腿根,原本紧闭的隧洞口,在林天成手指抽走后还没来得急合上,湿漉漉的肉缝大张着,充血肥腴的小嘴唇无力的耷拉在外面,林天成用手指拨了下姜静的小嘴唇,隧洞口反射性的抽搐了一下,仿佛又回到高潮的那一刻。

这令人陶醉的景象足以世上任何一个男人为之疯狂,只是现在姜静的脸上多了一丝哀怨,眼角上还挂着泪珠,显得有些无助,惹人怜惜。

林天成看了看,笑道:“亲爱的骚小姑,咱们都这样了你还害什么羞,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好了,外面听不见的,这里就咱们两个!”

听了林天成的话,姜静做了一个小女孩一般的鬼脸,然后就转过身去歪在床上喘息着,享受着高潮的余韵。

过了一会儿,林天成感觉到小姑的高潮已经差不多过去了,就对她说道:“小姑,咱们换个姿势吧?”

姜静已经不会在拒绝他了,微微点了点头。

林天成抱起姜静,将她的软软的身子又翻转了过来,伸手勾着她的小腹提起她的下身,将她的双腿叉开趴在被子上。

姜静的脸贴在被子上,屁股向上撅起,就这样,一个丰满而圆润,但绝不硕大的屁股又重新的耸立在林天成的眼前。看着屁股中间一条深沟向两腿中间蜿蜒而下,到两腿分岔出叉开,露出形状姣好的盘丝洞,一丛缠绕的黑毛从阴阜下兀自探出来,肉缝和周围的腿跟上还沾满着大片津亮的汁液。

这种光景只要是男人都禁不住这种诱惑,林天成一手抓住她的髋骨,另一手扶住肉棒,在她的阴槽里来回摩擦,涂满的浪水,趁她享受的时候,他一下就顶进去了。

大概是肉棒插入的角度和躺着做的时候不同,那种插入的过程像是一种开辟天地的感觉,你能感到天地在你鸟头前面被分开,就好像披风斩浪,船头撑开水面一样,很奇妙。就听见甑囊簧,整根肉棒一下子笔直的进入了姜静的隧洞,姜静被刺激的又发出一声浪叫,一股说不出的快意美感袭上心头。

开始的时候,林天成双手捧着姜静的圆臀如推磨般缓慢的转动,这种肉棒被揉摩的感觉另有一番妙味,每到深处,鸟头就被一块柔软如绵的嫩肉紧紧包围吸吮。

“小姑,你要是觉得怎么舒服也自己扭两下试试!”林天成屏息静气的说着。

这次姜静是被从后面插入,两肘撑在床上,抬着头,原本整齐柔顺的长发已经散乱,一边双手抓着床单,一边用力弯腰把屁股挺起来。这种姿势使盘丝洞弯曲好像变短了一样,本就粗长的大肉棒更加轻易的顶到了尽头,让她一点招架之力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