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林天成拿着她的手去摸自己的大懒鸟,姜静第一次用手触摸男人的器官,她先是手往后缩了一下,很害羞。在林天成的引导下才拿着了她的大懒鸟,脸红的跟喝了酒一样。

“小姑,舔舔吧!”林天成吭哧着粗气让姜静用嘴巴舔两下。

“不!很脏!”姜静摇摇头,拒绝了林天成的要求。

“小姑,这是你必须要做的,真的没什么的,舔俺好不好?”林天成哀求着小姑,看着姜静的小脸就想插进她的檀口里。

姜静犹豫了一小会,美丽的脸蛋才慢慢靠近林天成还留着尿骚味的大鸟头,似乎还有一些犹豫。林天成看着她,捧住姜静的脸,把涨的粗粗的大懒鸟对着她的小嘴就顶了过去。

只见姜静那两片柔软的红唇被粗涨的鸟头慢慢的顶住,然后被撑开,鸟头慢慢的顶进了那两片抿着的柔软唇缝里,她的嘴唇包住了硕大的鸟头,被粗涨的大懒鸟撑开张成了一个圆圆的O型。

林天成挺起下身把露在外面的大懒鸟柱体向她的嘴里继续插进去,一点点进入了她的喉咙深处,她的小嘴顿时被粗大的肉棒鼓鼓囊囊的塞满,嘴唇外面露着一截大懒鸟的根部。

林天成知道这是小姑姜静的第一次这么干,瞧着她楚楚可怜的表情,虽然决心为自己吹箫了,可是一到那大懒鸟进入嘴里,就完全的不知所措了。

“小姑,你要用舌头舔,跟吸果冻一样!”

姜静一听,她的脸更红了。开始之时很微弱的吸吮,动作也很笨拙,吮几下就要透透气,虽然姜静没有什么经验,不过这种感觉对于林天成来说非常好!毕竟让自己年轻貌美的小姑为自己吹箫是一件很爽的事情,不禁得意万分。

想起大学没有认识李文轩之前,每次远远望见学校门口进出的那些女大学生,都羡慕的要死,尤其是那些漂亮的女大学生,更是觉得神圣高贵,毕业了口角女人都觉得很美,而现在,看着自己的小姑像是一个大学生一样下身赤裸着婉转奉迎,心里那分得意和那份快感还真是别提多刺激和自豪了。

林天成一边抚弄着小姑姜静披落在脸庞的几缕头发,一边欣赏她吞食自己大懒鸟时候的娇羞神态,他轻轻按着姜静的头,要她上下套弄。

姜静接受能力真的不错,照着林天成的指示,轻轻的上下套动了几下,偶尔还低下头,伸出手轻轻的触碰他的鸟头,只觉得肉棒鸟头被一条温暖滑嫩的舌头不住的顶弄,那种说不出的舒适感,刺激的他胯下大懒鸟一阵乱抖。

“对,小姑,就是这样啊,不要只是用嘴含,舌头也要动一下,像舔冰棍一样,小心牙齿……”

“对了,小姑你舔的我很舒服,把舌头伸出来,托住鸟头,多用点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