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一刹那,一股强烈的收缩感和压迫感让鸟蛋隐隐作痛,林天成正想咬牙忍住这次攻击的时候,却不料毛毛这个小美人儿把含在口里的鸟蛋加以拒绝和咬啮,当毛毛那尖锐的贝齿猛的咬住那粒肥硕的鸟蛋时,只听见林天成发出了如狼一般的大叫,整个身躯也是激烈的颤抖起来。

他一把推开毛毛的脑袋,也不知道他是因为痛的受不了,还是从未那么爽过,竟然边叫边往后踉跄着直退,随后一屁股跌坐了下来,同时还连忙低头捧着他的鸟蛋检查,好像毛毛已经把他咬掉了一个鸟蛋似的。

毛毛也不知道是玩出了兴趣,还是她已经情欲大发,一看林天成逃了开去,竟然连滚带爬的立即跪倒床边,而且还是不用分说的便一把推倒了林天成,然后抓住林天成护住大懒鸟的双手,接着一面伸手抓住林天成的蛋囊,一面软哝娇语的说道:“林大哥,对不起嘛,咬痛你了,这一次我会轻一点,来,让人家帮你看看有没有被俺咬伤……”

呈半个大字型仰躺在床上的林天成,眼看毛毛变得如此热情如火,知道她必然是春情勃发到了一个无法控制的地步了,因此他只好小心翼翼的告诫毛毛说道:“轻轻咬就好,乖宝贝,千万别把林大哥的蛋蛋给咬破了!”

毛毛轻笑了一声,说道:“林大哥,俺知道,这次人家会让你很舒服的。”说着,她便开始柔情蜜意的服侍起林天成的整幅蛋囊,时而轻吻舔舐,时而吸吮轻啃,并且还不忘握着林天成那根粗长而硬若岩石的大懒鸟,帮他激烈的打着手枪。

这一次,毛毛的小舌头就像是一把刷子一样,才三分钟不到的光景,林天成便已经爽的浑身颤抖,屁股往上猛挺,他知道自己若不赶快变换姿势的话,只怕很快就会被毛毛的小嘴吸的丢兵卸甲,所以他连忙制止住毛毛,喘着大气说道:“毛毛,来,你爬床上来,林大哥要和你玩六九啊!”

毛毛一听,皱着眉头,丝毫不知道林天成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她还是乖巧的爬上床去,在林天成的指导下,两脚分开跪趴在林天成的身体上面,她一边继续服侍着林天成的大懒鸟和蛋囊,一边毫不保留的将他的神秘地带整个暴露在林天成的面前。

这就是处女地啊!真的好鲜嫩的样子,粉红的花瓣之中,一个很小的肉孔不断的滴出水来,林天成发出了啧啧称奇的赞叹声:“喔,毛毛,你的浪洞怎么长的这么漂亮啊,嘿嘿,你是老子见过最美丽的骚啊!”

毛毛听到这种淫秽至极的赞美,不禁轻扭着她的香臀说道:“林大哥,你讨厌啊,人家不是什么都让你看见了吗?只要你喜欢,人家什么都愿意给你!”

林天成知道毛毛早已欲火焚身,所以只是贪婪的爱抚着头上雪白诱人的结实美臀,也不在搭腔,脸一偏便开始吻舔起毛毛的大腿内侧,每当那火热的唇舌舔过毛毛蜜洞的时候,美人儿的娇躯必定轻颤不已,而他也乐此不疲,不断的来回左右的开弓,周而复始的吻舔着毛毛的两腿内侧。只是,他的舌头停留在蜜洞口肆虐的时间一次比一次久,终于让下体早就湿漉漉的毛毛,再也忍不住的喷出大量的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