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虽然林天成尝过深喉的快感,但是这可是一个漂亮的少女,而且还是一个小处女,毛毛身上的一切都让自己是这么的迷恋。因此,林天成的动作尽量温和,但那硕大而有力的鸟头,随着一次比一次更强悍的逼迫和抢进,终于还是在毛毛柳眉紧蹙,神情凄苦的挣扎中,硬生生挤进了可怜楚楚的咽喉里。

虽然只是塞进去了半颗鸟头,但喉咙那份被撑裂开来的剧痛以及那火辣辣的灼热感,已经让毛毛疼的溢出了眼泪,她发出“呜呜”的哀凄声,剧烈的摇晃着脑袋想要逃开,只是林天成却在此刻又是猛力的一顶,无情的将他的大鸟头整个撞入了毛毛的喉管,就像突然被人在胸口捅了一刀般,毛毛痛的浑身发颤,四肢乱踢乱打,猛的睁得老大的眼睛,充满了惊慌和恐惧的神色。

正在欣赏她脸上变化不定神情的林天成,嘴角悄然的浮出一丝残忍的诡笑,他轻缓的把鸟头退出一点点,就在毛毛以为她就要拔出大懒鸟,让她能够好好喘口气的时候,不料林天成却是以退为进,他再次挺腰猛冲,差点就把整个大懒鸟全赶紧毛毛性感的小嘴里!

林天成看着自己的大懒鸟只剩下一寸在外面的时候,知道大概是毛毛所能成承受的极限了,所以她并未再硬插硬顶,只是静静的盯视着两眼开始翻白,鼻翼迅速的不停阖张,浑身神经紧绷的俏美人,那副即将窒息死亡的可怜模样……

毛毛觉得整个世界都昏暗了,觉得自己的呼吸就要停止了,她双手死死的抓着林天成的大屁股,一直往上吊的双眼,也证明她已经频临断气的边缘了。

看到这里,林天成才满意的抽出他硬邦邦的大懒鸟,当大鸟头脱离那紧箍着它的喉管入口的时候,那强烈的摩擦感让他大叫道:“嗷!真爽!”林天成才刚站起身体,喉咙被大鸟头塞住的毛毛,在咽喉重新灌入新鲜空气的瞬间,整个人被呛得猛咳不止,那剧烈的咳嗽和急迫的呼吸,持续了好一阵子之后才慢慢的平息。

“嘿嘿……”林天成坏笑一声,看着娇躯曲卷,呛得泪流满面,还在大口大口喘着气的毛毛,冰冷而残酷的说道:“站起来,跪倒我面前,开始帮我好好的吹喇叭!”

而此刻,根本还没有来得及恢复的毛毛,在手忙脚乱的慌张情绪之中,不知道何时已经被林天成扯住了她的长发,像是一个俘虏一般的跪立在他的面前,毛毛羞涩的眼睛畏缩的想要不开那怒不可遏的大鸟头,但是被林天成紧紧压制住的脑袋,却叫她丝毫无法躲避和闪开。

“不!林大哥,你饶了我吧!”

“毛毛啊,俺嫂子她们都可以,你一样可以的啊,如果你不听话,林大哥以后就不理你了!乖!”

林天成话一说完,毛毛犹豫了半天,她先是面红耳赤的看了一眼面前紫红色大鸟头,然后便认命的张开她性感的小嘴,轻轻的含住大鸟头前端的部分,过了几秒钟之后,她才又含进更多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