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我艹!赵捷被车灯闪到了眼睛,他赶紧把裤子里手撤出来,用书包挡住安奕的脸,他挤着眼往前看,从窗户也看不清车上人的脸。

周厚东从车上下来,他今天出门办点事回来晚了,而这个点学生早就放学回家了,两人竟然抱在一起在胡同里亲嘴,年纪轻轻就想学大人,女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放dng了。

赵捷看清来人,他变得慌乱起来,结巴地说:叔叔叔

周厚东这次没忍住,他直接一脚踢过去,将赵捷踹翻在地。

安奕没想到能在这点碰到周厚东,她还没回过神,赵捷已经倒地了。

上车。周厚东重重地喘气,他把车门打开,命令安奕道。

安奕把赵捷从地上扶起来,她瞪着周厚东,也没说话。

上车。周厚东再次命令,他知道自己死板,当了十几年的兵,部队里他带的兵哪个不听话。

你先上车,我没事。赵捷不知道叔叔哪点看不上他,自己女儿的男朋友用得了下这么重的手。

安奕她没有理睬男人,她捡起地上的书包,直接转身往前走。

叔赵捷想和周厚东说几句话,还没开口,周厚东已经上车了,车灯一灭,开走了。

赵捷悲催地一脚踢在墙上,脚指头都踢疼了。

安奕回到家,直接进了自己房间,把门上好锁,安琴丽叫她,她也没回应。躺在床上心想:这老男人看来是真怒了。

周厚东趁吃完饭的时间,他跟安琴丽说了安奕和那男孩的事,安琴丽听了也相当生气,吃完饭,也不见安奕出来,他想着去安奕谈谈心,毕竟是自己继女,他不管的话,不知道事情会发展到哪个地步。

安奕洗过澡正趴在桌上写作业,有人过来敲门,她想着肯定是安琴丽,便说:我不饿,不想吃。

是我。周厚东清清嗓子说道。

安奕放下笔,她过了好一会才说:干嘛?

把门开开,有话跟你说。

安奕站起来推开板凳,走过去把门打开,她刚洗过澡,就穿了一件连衣裙,头发湿漉漉的,白嫩的肩头露在外面,仰起头看向高大的男人,小嘴格外的诱红。

你妈让我跟你谈谈心。周厚东借安琴丽的名义撒谎。

安奕挡住周厚东,暴露的连衣裙挡不住丰满的shuangru,乌黑的秀发披在肩头,她靠在门框上,声音故意有些娇媚:站这说。

周厚东看着面前刚洗过澡的女孩,艳丽的外表不同于平常,他不禁吞咽唾液,胸前过于白嫩的肌肤冲击双眼。

男人都是yu望最忠诚的守候者,理智往往一瞬间崩塌,尤其像周厚东这种xingyu旺盛的男人,平常忍耐力再强,安奕诚心勾引,他牢固的防卫也会坍塌。

我希望你做一个好女孩。周厚东如实说。

周叔叔,你怎么是个老古董呢?安奕慢慢靠过去,她踮起脚,一只手搭在肩膀上,身上沐浴露的清香飘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