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她心里虽然紧张,但也还有些悸动,从小到大,她和陌生男人接触都很少,更别说替对方宽衣解带了。

及至看清了眼前的东西,她更是羞红了脸,心里砰砰乱跳。

老周此时眼见刘芳的白嫩小脸近在眼前,心里一阵躁动,恨不得将刘芳的脑袋按过来。

但一想到这样会彻底吓到这位小保姆,他又生生忍住了,只是继续说道:芳芳,你知道你们女人为什么容易会被湿寒侵袭吗?因为,你们的体质都属于阴性,健康的时候还好,只要稍微有些风吹草动,防线便会彻底崩塌,而且难以重建,一辈子都会受到湿寒的侵扰。

刘芳心又揪紧了,但却没有说话,很明显,还是心有余悸。

老周一见,便又耐心地道:你试着握住,看看是什么感觉,然后我再来给你讲解这治疗原理。

刘芳纠结万分,低声道:周,周爷爷,你直接讲不行吗?

老周看着刘芳为难的样子,心里明白,还是要循序渐进才行,尤其是在刘芳余悸未消的情况下,更不能简单粗暴。

好了,咱们先洗澡吧,然后我再给你讲解。老周装作无所谓地样子,说道。

刘芳这才又松了一口气,心里隐隐有了歉意,自己的警惕性是不是有点太高了,这位周爷爷为了给自己治病,连阴阳理论都要解释一遍,而自己却没有完全放下心来

她这么一想,紧张的情绪缓解了不少,开始手脚麻利地先给老周湿了身,然后涂抹香皂。

微凉手指和滑溜溜香皂带来的愉悦触感,让老周心里一阵惬意,及至刘芳想略过重要部位,去洗刷他的大腿之时,老周一把将那小手拽了过来,说道:芳芳,这里也需要干净卫生,你帮我洗洗吧。

刘芳有点猝不及防,手一抖,那喷头歪了,水流立马浇湿了弹力体恤,紧紧贴在胸前,里面的内衣真切地显现了出来。

就在她有点手忙脚乱地时候,白嫩的小手,已经被老周按在了他的身上。

刘芳就感觉一股炙热,手上像是通上了电流一般,随后便是猛然坚硬的感觉。

芳芳,你现在手上感觉到了什么?老周问道。

很,很热,有点胀刘芳惊慌失措地道。

这就对了,芳芳,我刚才讲了女人的体质偏阴,而男人的体质呢,便是偏阳,尤其这个地方,更是阳气最强烈的部位,你想一下,要是这种阳气送入你的体内,你还会怕湿寒之气的侵袭吗?这就是阴阳调和之术,能彻底治好你的病。老周又开始瞎扯一通。

但刘芳却被唬住了,尤其是什么阴阳调和之术,听起来很玄乎,让她不得不相信。

虽然如此,但当她感觉到手中愈来愈坚硬的变化后,却又害怕了,怯生生地道:但,但是,就没有别的方法了吗?

没有,芳芳,你要明白,我用了自己的阳气为你治病后,本身也会受到损害,但你叔叔既让将你托付给我,我自然义不容辞,而且,你还要明白一点,凡是治疗,都要坚持到底,如若半途而废,那病情会反弹回来,更为加剧。老周一脸严肃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