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虽然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但丈母娘刻意和我保持了距离,连话都不说一句。

晚上,我提着水桶在院子里洗澡,打肥皂的时候,故意脚一滑,整个人瞬间摔在地上,咕咚一声后,我还惨叫了一声。

怎么了? 丈母娘一脸担心的跑出来。

看到我光着身子在地上惨哼,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跑了过

来,

脚,脚歪了.我假装疼的呲牙咧嘴。

丈母娘直接捏着我脚腕,用力一阵扭捏,我偷眼看她,发现她余光不时瞥向我那羞人的地方,看来丈母娘确实憋了很久,非常敏感。

丈母娘揉了几下,问我好点了没有,我假装还没好,她定定看了我两眼,才说帮我穿衣服,然后带我去卫生院。

别,歇一下就好了。我赶紧拉住她。

谁知她脚下一滑,被又我拉住,整个身子顿时往水桶上跌去。

咣一声,桶子被砸翻在地上,水流遍地,丈母娘的腰应该是磕在水桶边上了,痛的一脸扭曲,说不出话。

我吓了一跳,想把她扶起来,她却没有一点力气。

水打湿了衣服,丈母娘的xiōng几乎暴露了一大半出来,硕大的ruruǎn,看的我心yǎng,但我却无力欣赏,因为丈母娘的大腿内侧正隔着衣服染红了一片。

来大姨妈了?我下意识一怔,但仔细看那位置,难道是伤口崩裂了?

伤口,疼我站不起来,快扶我一下。 丈母娘一-脸痛

苦。

我直接抱着她的纤腰,把她抱起来,她痛的很,连推开我的力气都没有,就这样我从后面抱着她,想往屋里去。

但手上一不小心摸到了她硕大的ruruǎn上,她闷哼一声,扭动了一下,我连声说抱歉,把手往下放放,把她抱回了房

不顾她的劝阻,我强行脱下了她的库子,要帮她检查伤口,她没办法,只得叉开双腿,只见原来的伤口已经崩开,血流如注,连白色的内内都染红了。

妈,这样不行,得止血再上yo。情急之下,我直接用手捂了上去,但那地方离私密处太近了,我的大拇指正好chuō在那羞人的凹陷。

小高,你出去吧,我自己来就行。丈母娘脸色扭曲了,却带着一丝羞红。

不行,你躺好别动,我帮你处理伤口,否则就缠块纱布带你去医院。

丈母娘一-听要去医院,顿时老实了。

由于白色T恤全湿了,丈母娘此时xiōng前几乎是透明的,硕大又**的ruruǎn,把T恤勒出两团诱人的形状,纤腰下那一片白色内内透着一抹黑色, 感觉着手心的ruruǎn,我的心微微一dng,慢慢起了反应。

丈母娘的身材太**了,看的我越来越干渴,特别是两腿之间那凹陷的痕迹,想着上次差一点就硬是进去, 身下已撑起高高的一片。

眼看血不再流,我转身打了一盆水,又拿了医用酒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