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穿过柔软的皮肤,高扬的手摸到了表舅妈的小衣。

小扬,你这个小滑头,还敢调戏你舅妈了是吧?杨玉萍抓着高扬的手,火热的目光紧紧地盯着高扬。

看着表舅妈那炙热的目光,高扬也不知道是精虫上脑,还是胆子太大,他另一只手用力抱紧杨玉萍,表舅妈,你真好看,我、我想

忍不住啥?被高扬这么一夸,杨玉萍的心更加荡漾起来,双眸之中春水流动。

忍不住,忍不住想跟表舅妈好,我知道表舅妈没怀孕,都是表舅的问题。高扬壮起胆子。

这句话直接击中了杨玉萍内心最软弱的地方,她没有想到,自己嫁过来那么久,最懂自己的人居然是高扬。

这些年的委屈和无法满足的心酸,一下子从杨玉萍的内心全部涌了出来,她缓缓的松开手,任由高扬温暖的大手随意施为。

好软啊,原来表舅妈这地方居然这么软和,要是可以一辈子摸下去就好了。

高扬第一次感受到女人的柔情似水,一时间差点没有把持住,只有不断的吞咽着口水,才能稍微缓解一下内心的激动。

看着高扬脸上那兴奋激动的神情,杨玉萍轻轻一笑,然后伸手抓住高扬的裤头。

就在两人沉浸在脸红心跳的气氛中,忽然门外响起了一道声音,玉萍,你这大白天的关门干什么?

杨玉萍和高扬吓了一跳,连忙分开,杨玉萍整理衣服,高扬则是跑过去找自己的衣服穿。

妈,我有点晕,所以就把门关了起来,想要睡一觉。杨玉萍打开门看着门外一脸不满的婆婆李贤英。

你看看你,又不下地干活,还这么柔柔弱弱,我丑话说在前头,你要是不能给我们老陈家延续香火,到时候别怪我这个当婆婆的翻脸不认人。

李贤英黑着一张脸,说完之后,然后就好像是变脸一样,变出一张恭恭敬敬的笑脸,点头哈腰的对边上一个五六十岁的精瘦老头说道:张半仙,那我就拜托你了,给我儿媳妇好好看看,她到底能不能生娃。

高扬在屋里头听得清清楚楚,他走出来一看,正好看到张半仙一双贼眉鼠眼盯着自己的表舅妈闪闪发光呢。

表姑婆,能不能生孩子,这去医院查一下不就知道了吗?高扬忍不住了,他知道张半仙什么人品,要是让他给表舅妈检查,那还能有好?

李贤英脸色一沉,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高扬,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现在的医生都是骗钱的,后屋的柴火你劈完了没?

高扬不再说话,攥紧了拳头,紧紧地盯着张半仙。

张半仙围着杨玉萍转了几圈,一双鼠眼在杨玉萍两团饱满处游走,时不时还裂开嘴,露出一口烟熏的大黄牙,猥琐的笑着。

这一切,高扬都看在眼里,他恨不得一脚踹上去,但是边上的表姑婆一直恶狠狠的盯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