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周斯年在新婚后,就将心中计划与父兄做了商量,利用家里剩余不多的存款,再加上张小姇支助的钱,承包了大片荒山,开垦种些经济农作物。

周家弟兄虽不太看好,但还是给予支持,初期阶段都不太容易,张小姇还特地从城里请了专家前来给予指导意见,后面进行得倒是如火如荼,每天都在忙碌。

张小姇每日也跟着在山上跑,本来周斯年还担心她要被晒黑,结果两个月下来,发现她肌肤还那般白白嫩嫩的,也就不再劝着。

虽然各种忙碌,但一家七人还是十分和乐,只没想天有不测风云,两月后在一个雨天,周斯年因为抄了近路下山,结果在半山因为路上打滑,踩空从半山摔下,虽及时送往医院,但最后还是内脏破裂失血过在半路就断了气。

这件事让全家一下陷入yīn霾,周老爹大受打击,撑到丧事结束,身体就一下病倒,其它兄弟虽也同样悲伤,但生活还是得继续,地里的活不得不顾,所以张小姇自愿担起了照顾公公的责任。

爸,喝yo了。

她端着汤yo进来,周老爹病央央的,听了声音也没怎么反应,只一双眼盯着虚空发呆,见他这样,张小姇不禁轻叹,将碗放下,坐床边伸手在他额间贴着,发觉已经不烧了。

爸,你可得振作起来啊她轻声安慰,一边抹着泪,怎么说周斯年对自己也是付出了真心的,这般出了意外,她心里也不好受。

听见她的啜泣声,周老爹涣散的目光终于慢慢清明,看着她微红的眼睛,心里一酸,撑着坐了起来,乖乖端着汤yo喝了,一边忍着心中悲伤,出声问她:媳f儿,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她才嫁进来半年不到,结果丈夫就死了,这家里难过的不止是他。

爸,我还能有什么打算,当然是跟你们一起过啊

可,可你还这么年轻周老爹叫她的话听得楞住,定定神又道:小姇,你要是改嫁,我想斯年不会怪你的总不能叫她年纪轻轻就为儿子以后守寡。

张小姇眨眨红红眼眶,摇摇头,我嫁给斯年,就是周家的人了,就算他不在了,我也还是周家的媳f儿,爸你别赶我走说完,她心中一悲,扑进周老爹怀里伤心哭了起来。

周老爹又感动又难过,抱住她轻抚她的柔软发丝,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傻呢,你还年轻啊她摇摇头,哽咽道:我生是周家人,死是周家鬼,嫁进来,就一辈子是周家媳f了,除非爸赶我走

听见这话,周老爹心里的烦闷痛苦,都变成了欣慰,不禁一阵感叹,周家何德何能,能娶来这般好的女子啊,可惜斯年没这个福气

你想留下,爸怎么会赶你走呢,你想留什么时候都可,什么时候找到好人家要走,爸爸也是高兴的周老爹抹了抹泪,拍拍她的背,我们会替他照顾好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