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不是不是,老婆,就陪高局长喝顿酒,唱几首歌,我就有望升副局长,工资涨一倍不说,你成了局长夫人,也有面儿不是?郝仁苦苦央求着道。

不去,打死都不去!那个高俊马,就是个色鬼!说起老公的领导高俊马,恬妮就掩饰不住厌恶。想到那张地包天的大嘴巴在自己身上啃,她就觉得恶心。

这个高俊马,跟英俊高大的继父比,简直一个在地,一个在天。

郝仁讨了没趣,就把手探入妻子怀中,摸她的大鼓包,笑嘻嘻说,老婆,打一炮,这个可以吧?

没想到恬妮一句话就顶回来:去你的,哪有在娘家干炮,不吉利!

那你什么时候回家啊?

恬妮就说过几天,郝仁碰了一鼻子灰,老大没劲,回单位加班去了。

打门走出来,恬妮见继父再没离家出走,而是坐在书房打电脑。

吃午饭的时候,恬妮解了围裙,感觉龙尾骨那里发痒,用手去屁蛋子上抓痒。没想到越抓越痒,她就一蹦,蹦入书房,向继父求助:爸爸,我尾股痒。你帮我看看,我那里长了什么东西?

得知继女身上发痒,欧阳教授顾不上男女有别,就叫恬妮掀起裙子。只见她里面套着黑色网袜,那网袜还是开裆的那种。裙子一掀起来,恬妮为了让教授看清楚一点,对着窗光,高高的翘起了龙尾骨。

欧阳剑一看,顿时嘶的吸了口凉气,心说妈呀,年轻就是好啊。恬妮的龙尾骨有磨盘这么大,明明生了娃,居然没有妊娠纹,还是像姑娘时一个样,滑腻Q弹。

把恬妮的网袜拉到腿弯,果然就见靠近菊部的一块地方,长了一小块红斑!

爸爸,看到没,是什么东东?恬妮只觉奇痒难耐。

欧阳剑就一口断定,这应该是螨虫咬到了。给继女涂了遍药膏,拿出除螨喷剂,在继女的床铺那儿喷了一遍。

爸爸,我这里也痒!欧阳剑最疼她,一旦她有什么头疼脑热,他都会放下手头的工作,带去看病。

可是这回不一样,当乱妮分开雪白的大腿,把自己的秘地展示在眼前,顿时欧阳剑嘶的吸了口凉气,一对眼睛睁得大大的,就差掉入继女的那之间里去。

这要不咱们上医院看大夫?

恬妮撒娇道:我的大教授,看大夫没用呀?只有你能帮我止痒!

啊?不行不行!明白了继女的意思后,欧阳剑把头摇成拨浪鼓。可是奇怪,他说是不行,腿脚却不听使唤。他的眼睛死死盯着恬妮那之间,挪都挪不开!

恬妮光着身子撒娇:大教授,你帮帮我嘛。人家痒死了!

第8章满满的爱

好妮子,这是郝仁的事,你找我不行啊。要不,我帮你吃几口私房菜,说不定能止痒!欧阳剑就蹲到床前,让恬妮挪到床头边上

啊!

恬妮那之间说不出的敏感,加上欧阳剑下巴长了胡碴子,一碰上她最柔软的梦想之地,她受不了如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