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老于虽然数十年未曾动过女人,但技法上却是老手。

他轻轻研磨,一遍遍的撑开了刘静的湿润薄唇,又快速的离开,随着每一次的拨撩,刘静的娇躯都剧烈的颤抖,心理上虽然非常抗拒这个猥琐老头,但身体上却期盼着这根坚硬的铁器可以刺入身体之中。

感受到了女神用身体回应自己,老于更加的卖力刺激。

刘静用手撑着马桶盖,将丰满的翘臀高高挺起,对准了老于。

感受着老于不断的挑拨,刘静的身体如同触电一样剧烈颤抖,而眼角也流淌出了屈辱的泪水。

宝贝儿,舒服吗?

老于粗狂喘息,恨不得立刻就刺进去一阵猛捣。

但是他知道,女人的第一次应该在极度的湿润下进行,因为他不想让自己的女神遭受到破处的疼痛。

求求你别在折磨我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刘静颤抖求饶,可身体却控制不住的迎合老于的动作。

宝贝,你嘴上说着不要,可下面跟喷泉一样,再忍忍,等彻底湿润了,我会让你成为真正的女人。

老于说着,用粗糙的手指在花蕊出拨撩起来。

刘静猛烈抖动了起来,那种酥酥痒痒的快感瞬间淹没了她的羞耻心理,她在这一瞬间感觉自己好像漂浮在了半空一般。

一股温热的热流顺着花蕊喷涌而出,老于咧着一口黄牙猥琐笑道:宝贝儿,我要来了!

他说完就挺动早已坚硬如铁的玉米棒将两片薄唇研磨开来,当准备刺入的时候,刘静无法承受着强有力的刺激,失声惊呼了出来。

当刘静的声音传出的瞬间,外面突然响起一缕警惕的女声,以及敲打厕所隔板的声音:刘静?是你吗?你怎么了?

眼瞅着马上就要给女神开苞了,可这不适宜的声音却吓得老于刚硬之物瞬间瘫软下来。他恨的在心里面只骂娘,这要不是在女厕里面,他早就冲出去连外面的女学生也拉进来玩双飞了。

刘静急忙直起身子,当看向老于那阴沉的老脸时,她怯生生喊道:没我没事儿,就是磕着了。

你快点,我们等了你好久了,赶紧的,不然我们就先走了。

我马上就出来。

等外面没有了声音,刘静可怜巴巴望着老于,满脸泪痕的祈求说:师傅,我还有事情,求求你放过我吧,我要是不出去,她们会怀疑的。

老于深知,刚才他已经让刘静的身体尝到了甜头,以后肯定会成为自己的胯下玩物。

而现在自己也已经被吓萎了,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办法坚硬起来,这软塌塌的东西也无法塞进刘静精致的身体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