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快乐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当林逸和我妻子还没走出去的时候。

包间外边有人敲门,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我们四个吓得差点魂儿都飞了。

收拾利索林逸去开的门,见是服务员微笑着说着已经深夜准备打烊,让我们尽快就餐,这时候我们才发现已经这么晚了。

之后匆匆收拾了一下,因为这突然变故,让我们紧张的也不敢继续下去,而且现在太晚人家都开始赶人了。

我们两对夫妻都冷静的考虑一下,最终还是把真正的刺激游戏定在了下次。

离开西餐厅之后,我们都带着兴奋和喜悦的心情告别之后各自回家了。

我和妻子又单独待在了一起,在车里我跟妻子一句话都没说,妻子的脸色一直到回到家里那夸张的通红才慢慢消退。

儿子去姥姥家没回来,我跟妻子无拘无束了,在我们一起洗漱的时候,我跟妻子开始说笑了起来。

我们都在聊着今晚的事情,这种欢乐和渴望的感觉,让我又恍惚间感觉自己回到了当初恋爱的年轻时代。

妻子用毛巾擦拭着美丽的脸庞,同时在跟我说着:那个林逸的老婆很不错呀,身材娇小比例很好,那么娇嫩的身体。

我估计一定也是很紧凑的那种,你真是捡到大便宜了。

妻子的话语中有调笑,有逗乐,也有一丝若有若无的醋意,不过我我毫不在意我跟妻子说着:你还好意思说我呢,比我都过分,一晚上就对着林逸说悄悄话。

你没见他看你的眼睛都直勾勾的嘛。在桌底你们俩还不知道做了什么事情呢。

讨厌。妻子羞臊的笑骂了我一句。

我跟妻子洗漱完之后又笑闹着回到了卧室,今晚我们都兴奋异常,在今晚的包间里,其实都是享受那种心理上的刺激,或者是小动作隔靴搔痒。

现在妻子和我一样都需要一场畅快淋漓的激战才能发泄心中的情绪。

越是兴奋度强烈到极限,我越是隐忍,没有像这几年一直以来的习惯一样。

我走到妻子的身后,轻轻的带着温柔的感觉,很缓慢的把妻子刚换上的睡裙给脱了下来。

面对这十年来,我早已悉得不能再悉的妻子身体,另我充满了兴奋的感觉。

要不是因为今天的刺激,或许我只会不为所动看妻子的身体一眼,然后毫无感觉的上床睡觉。

但是现在妻子站在我面前,火辣性感的身体曲线让我想到了娇俏的林逸老婆,甚至在脑王中我还幻想到了妻子在林逸身下大声叫喊。

我从后边抱住妻子,将她抱起狠狠扔到了松软的大床上,妻子惊叫着,就像是今晚被开玩笑拉近了包间里边一样。

妻子在故意挣扎着,这种调情手段也在深深刺激着我。

孩子不在家,我跟妻子肆无忌惮了激战,在挺身动作的瞬间妻子已经开始放肆的哼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