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就在王金山的手指即将滑入桃源圣地的瞬间,对床的一个客人突然坐了起来,吓得向雯一个激灵从王金山的床上站了起来,慌乱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子,朝卫生间跑去。

对床的人不知含糊的说了句什么,接着倒头继续睡。

呸,说梦话呢。王金山扫兴的啐了一口,搓揉了一下中指指肚,那股滑腻感还在,接着放到鼻子下面仔细的闻了闻,一点淡淡的清香混合着一丝杂味飘进鼻腔。

嘿嘿王金山干笑一声,意犹未尽的躺回床上,嘴角带着一丝笑容。

向雯一口气冲到卫生间,将门反锁后大口的喘气,感觉胸腔里的心脏随时都会跳出来似的,刚刚自己跟公公的那些事被人看到了?

这要是传出去,自己还怎么见人啊!最主要的是自己怎么有脸面对自己的老公。不过,火车上这么暗,两人的动作幅度又这么小,就算被人看到了,也不知道两人在干什么吧?

想到这里,向雯深吸一口气,用凉水洗了一把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同时也想到了另外一件事,自己的内裤已经在刚刚的厮磨中湿透了,而恰恰又没带备用的,这可怎么办。

纠结了一会,向雯颇感无奈的把底裤脱下来,看着上面大片的水渍,忍不住又有些面红耳赤,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

她对着镜子转了转,自己的身材比婚前更加丰腴了一些,连衣裙都快包不住那浑圆的臀部了。只是面色稍微有点泛黄,如果不是老公经常出差冷落了自己,自己也不至于显得这么憔悴,倒是公公刚才的那番挑逗,让自己竟有了情窦初开的感觉。

呸呸呸,想什么呢,那可是自己的公公啊!就当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梦,对就是一场梦。

向雯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自己一番,之后调整好情绪,攥着自己的底裤走出卫生间,此时的她,裙下当真是不着片缕,丝丝凉风吃过,还有些痒!

回到床位发现公公王金山已经睡着,倒也免了不必要的尴尬,向雯小心翼翼的爬上床,眯了一会就到站了。

下了火车之后,向雯和王金山两人几乎没有说过话。下了火车坐地铁,向雯特意找了一个角落站着,王金山站在她身边。向雯缩在角落,紧夹着双腿,生怕自己动作幅度太大暴露出自己下面真空的事实。

刚坐了一站,突然上车的人变得多了起来,两人这是赶上早高峰了。拥挤的人群不断的冲撞着,就把王金山挤到了向雯面前。

王金山比向雯高一个头,此时一低头,刚好看到向雯领口露出来的乳勾,以及两颗浑圆洁白的雪球。随着车厢的晃动,那两颗温润的雪球时不时的抖动着,肉嘟嘟的感觉让人忍不住想要扑上去咬一口!

王金山此时就有这种冲动,随着冲动表现出来的,自然是自己作为男人的象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