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林云夕想跟棠姐解释,可她又不懂得如何解释,反而是越解释越糟,我哼了一声道:好啦,这没你的事情,你先走吧!

林云夕看到我生气的样子,缩了缩脑袋:哦,那我先走了。

她一走就留下我跟棠姐一起在客厅里面。

我看着棠姐蜷缩在沙发上,头皮一阵发麻,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舔着脸上去推了推她道:棠姐,咋啦,吃醋了吗?

棠姐一听立马哼声道:我吃什么醋呀,我都结婚的人了。

那你生气什么呀!我坐到了棠姐身边道。

我棠姐一时语塞,看了我一眼,干脆耍无赖道:我就是看到你们那样心里不舒服不可以吗?

可以,当然可以。我点了点头,从身后把棠姐搂入怀里道:我棠姐最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哼。棠姐狠狠掐了我大腿一把。

疼的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过只要棠姐开心就好,过了一会棠姐没那么生气了,转头对我道:阿勇,你怎么那么控制不住自己呀,你说你把把我闺蜜上来,我跟她老公也熟悉着,你以后让我怎么去见人家呀!

我没有上呀!我贴着棠姐,忽然大胆的挺挺腰,在棠姐耳边轻声:棠姐,我要是上了的话,还会有这么大反应吗?

棠姐刚才没注意听见我的话,低头一看俏脸当即浮起一阵红晕,白了我一眼道:色狼。

不过并没有推开我,我顺势紧紧的搂住棠姐道:棠姐,其实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真没上她,就是帮她针灸催乳啦。

棠姐又是瞪了我一眼:你骗谁呢?棠姐我都是孩子妈了,你还没结婚还想骗我。

我苦涩笑道:棠姐,我说的是真的。

见棠姐不信,我只好把自己治疗的方法说了,还有其中的各种原因解释了一遍。

见棠姐不懂,我皱了皱眉头道:棠姐,简单点说吧,就上次我帮你,你不是反应也很大吗?而且利用摩擦针灸治疗,打通血脉,会比那更爽更舒服,所以林云夕才抱着我,谁知道刚好被你看到啦。

真的那么舒服?棠姐不由瞪起眼睛,一脸不信任的看着我。

嗯。我点了点头,接着就看到棠姐一双眼睛充满着渴望的色彩,不由一愣,难道说棠姐还想试一试那种滋味不成。

我正想问棠姐,哇

睡在里头的孩子哭了,棠姐连忙起来去抱她,我一阵郁闷,这啥时候哭不行,偏这个时候哭。

我去看了看,棠姐正在给孩子喂母乳,也不好意思偷看,跟棠姐打了一声招呼,跟她说先回去店里头。

棠姐点了点头道:那你晚上过来吃饭。

嗯,好。我点了点头就先走了。

一路闲逛着回去,走到隔壁街就看到一家产后修复中心正在装修着。

在我隔壁街开店。

我缩了缩眉头,这同行本事冤家,看着正在装修,我就走了进去,一进去就看到一个大屁股女人背对着在那边指挥着装修,不用想了,她肯定是老板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