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低吼如同狮王咆哮的话音响起同时,老周也弯下腰身,将脑袋深埋下去。

吕桐桐都要疯了,是羞疯的,也是难受疯的。

她完全没有想到老周竟然会这样做,可眼下已经容得她多想,她连忙开口拒绝,老周,不、不要

老周却因为她的这种拒绝兴奋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而他的这种冲动也让吕桐桐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强烈刺激,被侵袭的她真的好羞人,可此刻更多的却是那种难以压制的冲动,她感觉身子就好像着火了,那种极尽疯魔的体验,是她前所未有的。

她甚至感觉到自己也像是被点燃了,她有种放肆的冲动,想让老周狠狠地占有自己,因为她感觉到了强烈的空虚。

那种空虚不单是心理上的,此刻身体上的空虚感受更为明显,她需要什么东西来填充自己。

老周,不、不、不要了,好难、难受,我好难受~!

她竭力央求着老周,希冀老周能够放过她。可是央求过后她有担心老周真的会松口,她甚至都能提前感受到老周松口后她内心中的那种失落。

好在老周并未松口,甚至还愈发的疯狂,嘴里时不时的还会有赞美发出,桐桐,你的小脚丫真美,很性感,我不止一次的幻想着它穿上丝袜,被我

老周口中冒出的猥亵话语,让吕桐桐听在耳中羞在心头,更是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滚烫着。可是、可是她竟然感受不到半分的排斥,甚至隐隐还有些欣喜的受用。

她忍不住的怀疑自己是不是贱,又或者是被汤素楠给欺负到极致后的本能渴求。

只是现在想这些真的不合适,理智告诉她,她应该阻止老周,所以她这样做了。

可她央求的话都还没说完的,老周就更进一步的、前所未有的欢愉刺激。

老周、老周,好、好好舒服~!

原本她是想喊好难受的,可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话喊出口后就明显变了调调,她只是在那一瞬间感觉到了舒服而已,可她真没想这样喊出来。

而听到这种表扬的老周则愈发兴奋,感觉自己的所作所为受到了褒奖,所以他也就愈发卖力的劳作着,更是脱掉鞋子褪下裤子爬到了病床上。

原本还有些享受的吕桐桐,在看到老周身下后顿时吓坏了,她惦记起了昨晚撞桌的痛楚,因而对老周那么吓人的东西感觉到了恐惧。

恐惧带来了理智,她连忙哀声求饶,老周,不要这样,我求求你了,我还是女孩,你不能这样做,我要把第一次留给我的丈夫,我求求你了!

原本老周是有大冲动的,可是当他听到女孩禁忌词汇后,他愣住了。

在当今这个社会,二十多岁的女孩尤其是漂亮到如同吕桐桐这种不像话的女孩,哪还会有贞操那种观念,反倒是谁真的20多岁了还是处女才会遭受到嗤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