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嘘嘘小声点,別让苏曼听到。

刘伟凡其实没那么疼,苏琴雪也没撞正,所以没什么大伤。

只是苏琴雪那一膝盖把他给撞醒了,他需要一个台阶下,所以装得很像,在提醒苏琴雪別惊动苏曼的时候还捂着下面。

苏琴雪赶忙捂住嘴,听了好一会儿没听到外面有动静后,她才松了口气,凑近小声问刘伟凡说:你没事吧?要不要紧?快让我看看。她扒刘伟凡捂着的手。

刘伟凡阻拦不住,只好松手。

苏琴雪靠得太近了,刘伟凡一松手,吓苏琴雪一跳,搞得他瞧着苏琴雪嫣红的嫩唇又是一阵冲动,差点没忍住。

苏琴雪脸一红,也顾不得羞涩了,扒拉着找看刘伟凡伤到哪里了,自己安慰自己说,我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看一下没关系,只要把刘伟凡当成自己家的孩子就行。

刘伟凡被她搞得差点没吐了,正要说没事,苏琴雪却是一声轻呼说:是不是伤到这里了?怎么青成这样,你还好吧?

刘伟凡看着一阵无语。

他从小就知道自己上面有块淡青色的胎记,没想到却被苏琴雪当成了撞伤的地方。

他知道要不承认的话苏琴雪还得闹,无奈之下只好装疼,咝咝作声说:你別动它,疼。

苏琴雪赶忙松手,搞得刘伟凡挺失落的。

女人就爱胡思乱想,也不知道怎么的,苏琴雪就想到了一点奇怪的地方,跟刘伟凡说:奇怪,你都疼成这样了,它怎么还这么精神?她看着刘伟凡思索。

刘伟凡想捂脸。

这女人的年纪都活到猪身上了,要换作別的女人,一看到男人受到这么强烈的冲撞,早就知道不可能这样了,她现在才想起要怀疑,还不敢肯定,她的脑回路太神奇了。

刘伟凡不敢说自己是装的,只好继续装疼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我的身体跟別人不一样吧。阿姨,不瞒你说,我每次想那个,如果不弄出来都会很难受,有时候能挺一天,做什么都不方便,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阿姨你知道吗?

苏琴雪一听脸就红了,她哪懂男人那么多事呀!

其实刘伟凡误会她了,她的智商没问题,只是对男人了解不多而已。

她十几岁的时候就结婚了,她男人当年娶她的时候比她还小,什么都不懂。她跟她男人懵懵懂懂的就生了孩子,后来没等她男人长大她男人就因为犯事独自逃难去了,她又哪里有渠道了解男人的生理结构。

说起来她叫女儿不能在结婚前把身体交给別人,也跟她男人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