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老胡脑袋凑上去,然后将嘴一撇,对着吕蓉那白皙如玉的耳垂吹了口热气,紧接着便含住了吕蓉那精致小巧的耳垂。

顿时间,吕蓉的大脑中便有种酥痒的麻醉感。

听着吕蓉的嘤咛声,老胡也更加兴奋了,吮吸了几秒钟后,他直接将吕蓉扑到在床,同时欺身压了上去

吕蓉猝不及防,几乎是大脑一片空白,脑子好像短路了一样,却也没有做出任何反抗。

或许是吕蓉没有半分拒绝的意思,老胡色胆大起。

下一刻,老胡便封住了吕蓉那性感的红唇,同时一只手也滑进了她的衣服里,不停揉捏着那对异常的饱满。

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手上的触感却让人沉醉!

柔软、温热、弹性十足!

老胡这种逛了几十年窑子的老手,太知道怎么才能让女人动情,于是他开始不断的揉捏起来,时而搓揉,时而爱抚,用尽了挑逗的技巧。

不要胡师傅求求你

吕蓉意乱情迷,浑身上下都传来一种极为异样的感觉,心头还有一种说不出的酥麻。

吕蓉的丈夫从来不会这样挑逗,每次爱爱的时候,都猴急猴急的,一个月交一两次公粮,还都在三两分钟内匆匆完事,搞得吕蓉每一次都不上不下的,非常烦躁。

老胡的大手仿佛有着一种奇怪的魔力,突然到来的刺激与快感,让吕蓉有些情难自禁,纵然嘴巴上说着不要,但是心里面却希望老胡能继续抚摸下去

这是吕蓉从来没有过的感受,以至于当她脑中出现这种想法的时候,她把自己都吓了一跳。

看着吕蓉那粉嫩的脸颊此时红的仿佛可以滴出血一般,老胡看在眼里,得意在心里。

玩了三十多年的女人,老胡此刻清楚的知道,他距离得到吕蓉,只差最后一步了。

不知不觉间,老胡的另一只手已经褪去了吕蓉的牛仔裤,一双大手在她那条雪白光滑的美腿上游荡着,那种水嫩紧致的触感,真的无法用言语形容。

顺着一路往上,老胡好像摸到了她的私处,隔着蕾丝的束缚,老胡在外面慢慢挑逗着。

还没几秒钟,那儿已满是泥泞

到了这时,吕蓉的娇喘声更重了,空气中到处都传播着她那诱人的嘤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