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踏踏

外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这下可特么糟了!

江城惶恐至极,迅速弯腰提起来裤子,再看江暖暖,面红耳赤,显然也吓得不轻,只是她一时间缓不过来被狂龙冲击喉咙的痛感,止不住地一直咳嗽。

唰!

几乎是同时,江城拉上裤子拉链的时候,王秋云走了进来。

老公?你在这干嘛呢?王秋云一怔,满腹狐疑地问道,旋即又看了眼地上咳嗽不止的江暖暖,你干嘛一直咳嗽?嗓子不舒服?

当然不舒服了,被那么粗壮的狂龙捅了好几下,江暖暖感觉喉咙都要被撑破了似的!

江暖暖咳嗽得说不出话。

喝水呛着了,还不让咳嗽了?江城立刻端起了一家之主的派头,冲王秋云盛气凌人道。

王秋云一愣,媚笑道:当然不是啦

行了,赶紧拿碗筷出去吧!江城黑着脸颐指气使道。

他还有意背对着门口。

不能不这样,狂龙此时还处于备战状态,裤子被撑出那么大一个帐篷,被王秋云看见,一样糟糕。

王秋云不敢不从江城的意愿,乖乖转身走了出去。

只是,出去之后,她立刻又偷偷探头往里面看了一眼。

一眼,王秋云便看见转过身来,江城裤子上的狂龙轮廓。

怎么老公那里怎么硬了?难道是暖暖?!王秋云大惊失色,心里轰隆隆地一阵雷动。

王秋云的突然回来,打破江城的爽事,这让他心里极度不爽,上班一天下来,满脑子都是江暖暖的小嘴,也恨不得亲手掴王秋云两巴掌。

下午一下班,江城无心应酬,迫不及待回了家,一晚上都在寻求能和你江暖暖单独相处的机会。

一直到了深夜,机会才终于有了机会。

半夜,江城迷迷糊糊的起床去卫生间,方便完一转身,猛地一愣。

暖暖正杵在门口,怯生生地看着他。

暖暖毕竟只有十七岁,粉润细滑的肌肤,玲珑的身段,xng感可爱的小内,光滑富有光泽的双腿,无一不是让江城疯狂的存在。

此时她捏着手指,很复杂的眼神,一副渴望却又担心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