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小斌,你怎么了?

妈妈听到我的叫声,立刻冲了马桶出来,我和舅母迅速恢复之前的距离,我赶紧提上裤子,妈妈出来一脸紧张的看着我们

刚刚小斌说渴了,给他拿水喝不小心把水倒在了他身上,真是不好意思。

没事。

妈妈没有怀疑,让我回房间换衣服,我换好衣服,想到刚刚和舅母的荒唐事心里觉得十分对不起妈妈。

我对妈妈的心意从来没有变过,怎么就对舅母动了欲念。

我躺在床上的时候脑海中一会儿是舅母的身影,一会儿是妈妈的样子,最终我从床上爬起来,我实在是太想念妈妈的身体了,抱着的软棉,有弹力的大胸脯,还有那令人神往的桃花源地

我走出房门,打开了妈妈的房间,房间里没灯,我以为妈妈睡着了,但是房间里却响起慌乱的声音,同时打开了灯,看到我时脸上是又羞又慌张,她双水汪汪的媚眼、微微上翘而性感的红唇,让

我走不动路。

妈,我一个人害怕,想和你一起睡。

都多大的人了,还想和我一起睡觉?妈妈轻声细语的责怪,我却听出了里面的不好意思。

我知道妈妈肯定也是喜欢我的,撒娇自己在她面前永远是小孩子,一边爬上了床,妈妈半推半就的同意了,只是让我好好睡觉,自己也翻过身睡着。我等到身边传来匀称呼吸声时,转身抱住妈

妈,双手也试探的摸上了妈妈的胸脯

妈妈似乎睡着了,睡的还很香。

这样我更加放肆了,我捏着那两颗红艳艳的果实打转,一支手伸进她的睡衣里,揉捏著她的两个桃子,再往下移动,抚摸著她的细腰,丰臀,最後突破了她薄薄的小三角裤,抓了抓几把浓密的yin

毛,抚摸著如馒头般挺凸的yin阜。我下面也瞬间立了起来,死死的抵在妈妈的两腿之间,我没有穿内裤,裤子是宽松的,兄弟没有阻碍的立的很长。我感觉到妈妈的身体震颤了一下,我已经顾不上其他,我牢牢地把

她的手背按住,并且压著她的手在大鸡巴上移动抚摸著,虽然还隔了层布,但那柔软手的威力还是让我呼吸一阵比一阵急促简直就要喘不过气来了。

用食指轻轻揉捏著那粒敏感高凸的yin蒂,准备将中指插进私处里,却发现入口处有一个物体挡住了我的动作。

我立刻想到那个是什么,想到妈妈将这个东西放在里面自慰时的样子,我兴奋不已,伸手拿住那个物体抽出来,房间里响起啪的一个色情的声音,妈妈也嗯哼了一声,似乎很是眷恋。

我知道妈妈这个时候已经醒了。只是母子关系将要转变为肉体关系还有点抗拒,虽然她心里已是千肯万肯了,但在表面上她还是拉不下这个脸,丢下妈妈的尊严和我共渡春宵。

我将妈妈的身体转正过来,妈妈依旧闭着眼睛,脸色却是潮红,她伏在我胸前的脸上,那种娇媚羞耻的样子,真是迷死人了,於是我便一不做二不休地张开双臂,把那身丰腴性感的娇躯紧紧地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