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黑暗中,我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却隐约能捕捉到他的目光,他一直盯着我看,后来我才知道,有人把这样的目光叫做情欲。

王成安突然把我托起来,我们那处没有分离,就这样他把我抱到了他卧室的床上,翻了个身,开始奋力冲刺。

突然我感觉到那里仿佛有一处他总会触碰到,那种触感让我无比的期待。

舅舅,阿九真的是第一次这样我一定是疯了在这个时候和他说这些。

王成安没有立刻回应我,兴许是没听见,只是一下又一下直入幽谷的撞击,整个房间里都是肉体拍打的声音。

舅舅我的声音有些颤抖带着柔软的哭腔,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种极度愉悦的感觉似乎即将爆发出来。

在一阵最猛烈的冲刺中,我和身后的男人同时发出了一声呻吟。

我的身体止不住地颤抖,最后软成一摊。

王成安并没有马上从我身体里出去,他从后面抱着我,亲了一下我的头又亲了一下我的肩膀。

这样才乖,明天带你去看你妈。王成安下了床,到客厅开了灯。

我回头,见他在沙发那里低着头看着什么,他伸手在沙发上抹了一下,看了看又闻了闻。

我看到他赤裸的背上似乎有几道伤痕,他的年纪都可以做我爸了,可身体却不是那种松垮的形态。

他的肩很宽,腰窄,手臂结实有力。

他在客厅里站了一会儿回头看我,那张嘴脸却依然可恶的很。

不知为什么,当一切都结束了的时候,我突然感觉无比恶心和空虚。

下身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流淌出来。

王成安回到卧室来把我抱到了卫生间,他家的卫生间很大,他把我放在浴缸里,拿着花洒帮我清洗了身体。

洗完澡他找了一件干净的衬衫让我先穿着,我的衣服被他全部拿去清洗了,他就像突然变了一个人。我站在卫生间门口,看着他搓洗衣服的样子,突然想起了我死去的爹。

我看到镜子里的我,嘴角还是青色的,一边脸上还有明显的巴掌印儿。

你以后还会打我吗?我壮着胆子问了一句。

你要是乖乖的,就不会。王成安的答案果然是这样,他回头看了我一眼,但这一眼时间却很长。

他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站起来靠近我,我穿着他宽大的衬衫,依在门框上,下摆只遮住了大腿根。

阿九,你真好看。王成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