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怎么办?自己真的要这么做?毛毛揪着衣服不知道该怎么办,眼见自己一天一天想念林天成,可是他不但很忙,自从乡里会来之后,跟自己都很少说话,难道他没有打算要了自己?溪儿姐说的对:幸福是需要自己争取的!可是这家伙倒是很悠闲啊!毛毛瞥了一眼林天成,终于鼓了鼓勇气,小声说道:“天成哥,给俺看看病吧!”

随后,伸手解开了领口的第一粒扣子……

一袭雪白雪白的皮肤顿时闪了出来,林天成瞪大双眼,不禁全身一颤,像是被闪了眼一般,手中的烟卷都差点落地,草,她要干啥?

“看你能撑多久。”毛毛暗暗笑着,动作很慢,眼睛一直注视着林天成,一粒,两粒,三粒……

此刻,林天成已经呆住了,眼睛随着的手一步一步向下挪动,早已忘记手中灼烧的烟卷,只见炽热的火头已经快烧至自己的手指了。

“天成哥,不要怪我没有不提醒你啊!”毛毛粉面羞红,嘴角挂着淡淡的笑,随手把外套脱了下来,露出里面一件黑色的紧身背心,身体的曲线完全显露出来。

“啊!”林天成大叫一声,本能的将手中的烟卷用力扔了出去,尽管如此,手指上还是烧出了一个小小的血泡。

“哎呀,没事吧?”毛毛装作一副心疼的样子。

“嗨,没事,小意思,小意思。”林天成吹了吹手指,吞着口水说道:“你可以继续了!”

“你确定?真的没事?”

“确定!”林天成忍着疼痛说道,妈的,就算是有事,老子也没事,千载难逢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啊!

毛毛咬着嘴唇几乎要滴出鲜血,犹豫了半晌,偷笑一声,接着把身上的那件紧身的白色背心一点一点从下到上卷了起来,直到胸脯的地方,停顿数秒后脱了下来,扔在床上,露出了里面一件薄薄的紫色吊带,白嫩细长的手臂垂在两侧,很晃眼。

“继续啊!别停下!”林天成催促着,身体里的血液已经开始沸腾。

“啊!天成哥,你急什么啊?”毛毛见到林天成已经忍耐不住,娇笑着走了过去,轻轻的坐下来背对着林天成说道:“帮俺解开吧,给俺看看病!上面很麻,下面好痒啊!”

林天成一怔,操,这就是摆明了在诱惑老子!不过也没有什么,毛毛能如此做,还能说她太需要自己的疼爱了!看着那光滑如玉的粉背,笑道:“愿意为你效劳,嘿嘿!”说着,两只手从毛毛的柳腰慢慢摸了上去。

“天成哥,人家让你解开带子给俺看看病,你怎么乱摸啊?”毛毛说着向后靠了靠,紧紧挨住了林天成的胸膛。

嗅着毛毛淡淡的发香,林天成有种窒息的感觉,顿时一把抱住毛毛,火热的嘴唇贴在了她雪白修长的脖颈上,香香的,有一股奶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