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嗯……羞羞!不害臊!”袁美芳微微扭动着娇躯,迷乱的娇哼着。

妈的,林天成心想,既然袁美芳愿意,不如把她的三角裤也脱下,那样岂不是更好?于是,伸出手去脱袁美芳的三角裤……

袁美芳突然坐起来,捉住林天成的大手,不让他继续动弹,娇滴滴的说道:“你羞羞,只知道占人家便宜!”

林天成的已经欲火大炽,娘的,这样的话在这样的女人嘴里说出来,真他娘的不一样!

不一样的感受,不一样的韵味,不一样的女人,这就是老子需要的!

“婶子,脱掉这裤子,让俺摸摸吧,你就发发善心吧!”

“哎呀,可以是可以,但是……”

“但是什么啊?”

“婶子害羞啊!你自己呢?”

“我怎么样”

“婶子如果被你脱个精光,你呢?”袁美芳粉脸红霞,含羞带怯的说道:“你也要脱个精光啊,这样才公平呀!”

我草,原来她现在已经想玩老子的大懒鸟了啊!

“嘿嘿,这样好,这样好,大家都光光的!”

“不要说的那么难听嘛!”

林天成很快就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只见那大懒鸟雄赳赳气昂昂的,很是愤怒!

袁美芳不但脱掉了她的三角裤,连睡衣也脱了,很是迷人的身体,小洞里,已经是浪花津津了……

林天成爬上炕就要摸袁美芳的小妹妹,他着急,他期待,他渴望那里的湿润,他现在很想知道那里是怎样的一处妙境……

袁美芳刚才被林天成一阵乱摸,已经被摸得欲火蠢蠢,在看看林天成那巨大的大懒鸟,又长又粗又大,恨不得它立即进入自己多年来荒废的田地里,努力的耕耘着……

“不要乱摸啊!”

“婶子,我要玩!”

“喔!婶子教你玩,要摸等玩完以后,随你摸!”

“怎么玩?”

“你这个混小子,玩过那么多女人,像那样的,压下来,抱紧婶子就可以了!”

林天成真的被点着了欲火,燃烧起来的邪念无法熄灭,一下子压下了袁美芳,紧紧搂住她的身体!

这是一种舒服的感觉,他压着了一个女人,此刻,袁美芳已经急不可耐的用玉手握住了他的大懒鸟,娇哼道:“愣着干什么,插下去啊,一定要……用点力!”

林天成不但全身如被火烤一样,而且非常高兴,想不到袁美芳愿意跟自己玩妖精打架,让自己尝到快乐的滋味!

一听到袁美芳的话语,林天成听话的往下一戳……

“呀呀!停……痛死了啊!”袁美芳粉脸变白,娇躯痉挛,很痛苦的样子,久旱逢甘雨,空虚了多少年的荒地,突然之间被来了这么一下,感觉特别痛,虽然女儿都十八九岁了,但是袁美芳很本分,很老实,此刻,感觉自己的下面被彻彻底底的撕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