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林天成忽然觉得一只温软滑腻的小手在他下身拨弄着,阵阵的快感过电似的从那里传遍全身,麻酥酥的十分受用。

“林天成,你看我说的对不对?这里是鸟卵,功能是……这是鸟身,功能是……这里是鸟头,上面有……”

朱美突然认真起来,点指着林天成的下身背起知识来,林天成只觉得那里随着她的点指和有意无意地碰触,愈发地坚挺起来,那股蒸腾而起的欲火也迅速燃边全身。

“你那里需要吗?”林天成按住了朱美的玉手,眼睛去看着沈红,轻声问道。

“你要干什么啊?放开我的手!”

看着朱美那冷艳媚人的眼神忽然变得迷蒙,微厚诱人犯罪的柔唇微启轻喘,林天成再也忍不住,低头就将自己的嘴巴贴上了朱美的柔唇,她唔了一声,并没有反抗。

林天成抱紧了朱美的山半身,让四片嘴唇紧贴,舌尖探入了朱美那热乎乎的口中,触到她柔软的的舌尖,她的口中充满了醉人的香津,林天成大口大口的吸啜着她口中的玉液琼浆,小腹下经过热流的激荡,那粗壮的,身经百战的大懒鸟一柱擎天!

“你们不可以……”沈红睁大了眼睛,看着林天成与朱美在地板上滚动,四腿交缠激情的热吻,用一丝残存的理智抗议着。

朱美柔嫩的舌尖深入到林天成的口中,与他的舌头纠缠不清,林天成将她压在地板上,胸前紧贴着她高耸的大约有34D以上的乳房。

朱美已经思维混乱,全身燥热难耐,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恍惚进入了一个奇妙的世界,身上这个男人可以给自己带来更多的快乐,她想品尝那种快乐的感觉!

“唔……别摸!”

林天成的手抚摸着朱美柔滑的大腿,探入到她胯间的幽谷,隔着透明的薄纱三角内裤,蜜汁已经渗透了出来,触手一片湿润,林天成的中指由裤缝间刺入她柔软湿滑的花瓣,朱美的花瓣已经张了开来……

朱美这时候已经意乱情迷,挺动着下体迎合着林天成中指在她肉芽上的厮磨,隧道内一股一股温热的花露将林天成的手沾的水淋淋的。

她的窄裙已经在与林天成激情的时候被掀到了腰上,露出曲线玲珑的纤细腰肢以及丰美的屁股。林天成趁机脱下了朱美的透明丝袜,连带着扯下了她的薄纱透明三角内裤,她浓密的绒毛已经被花唇内渗出的水儿弄的湿淋淋的纠结成一团浆糊般!

林天成翻身将赤条条的大懒鸟压在朱美那完全赤裸,粉嫩雪白小腹下贲起的黑漆漆的盘丝洞上,大腿贴上她柔滑细腻的大腿,可能是肉与肉慰贴的快感,使得朱美呻吟出声,两手大力的抱紧了林天成的腰部,将两个人赤裸裸的下体紧贴,挺动着水帘洞与林天成的大懒鸟用力的磨蹭着,两个人的毛草在厮磨中发出沙沙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