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茉莉香拥抱了一会林天成,然后腾出手来,轻轻开始解着林天成衣服,在她解开林天成的衣服的时候,林天成只是不停地坏笑着看着,而她的的举动也是有讲究的,不是那么急躁,有如春雨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般的细腻,一层层的像是剥去月光下的蚕衣,只有像这样融合女性温润无微不至的体贴,把男人的欲望一点一点从骨髓里调遣出来,从骨髓里调遣出来的欲望,才富有真正的味道……

面对如此的美人,林天需要这样一张绵软的床,好好快活一下,任由茉莉香解着他的衣裤,她绵软胖乎乎的手太柔和了,林天成觉得这只魅力无限的手,抚摸在自己的身体上,很舒服,肌肤亲昵接触抚摸,是在悄悄传递着微妙肉欲的信息,妈的,一会就让你哭爹喊娘一般求饶……

林天成一声不吭,静静的感受着,他想着想着,莫名其妙的觉得这个茉莉香还不错,男人想要降服一个女人只有一个方法,这个方法就是在床上能令女人死去活来,欲仙欲死之时,她就会叫你亲哥哥,亲爹爹,那个时候,自己叫她往东,她绝对不敢往西,只要有这样雄厚的资本,那么任何有一个母老虎似的女人,她都会服服帖帖的听命于自己!

林天成心里这样想着,自己也不禁在偷笑,这个茉莉香还真是异想天开,以为老子不敢吗?想到此刻,突然一个念头出现,要是自己能让这个茉莉香来一次痛痛快快的,使得她欲死欲仙,叫她舒舒服服一下,这也算是自己的能力!

但是,想归想,现在还不是最佳下手的机会!

“喂,你怎么没有反应啊?你不会不是男人吧?”

“哈哈!老子是不是男人,难道你没有感觉到吗?说真的,你一点都不害怕老子吗?”

“咯咯,为什么要害怕你呢?你们男人难道都以为自己很厉害吗?老娘玩过的男人比你看见的女人都多,在这里可是我的地盘,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呢?”茉莉香笑的迷人之际,瞟了林天成一眼,接着笑道:“一身衣服那么脏,还不快脱下来,站在这里做什么啊?”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任何一个男人听到女人叫他脱衣服,这个男人难免会没想到另一邪门的事情上,何况此刻的林天成也就是这么想的,他听到这话之后,只觉得十分难为情的脱下自己的衣服,妈了个比的,还真有一点不好意思!并不是自己害臊,而是自己的大懒鸟已经等不及了,可是面对这个茉莉香,林天成还是觉得要稳妥一点的好!

“喂,你还不好意思了?就你这样还想上老娘啊?你丢人不丢人?咯咯,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都是成年人,你有情,我有欲,小灯一闭,哎呀我去!你要是给老娘正舒服了,你就是天底下最牛逼的爷们!你先去洗个澡吧,把各个地方都洗干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