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美女!绝对的美女!林天成躲在石头后面看着,雪白的肥乳,鲜红色的大奶头,曲线玲珑的脊背,真是耀眼生辉,美不胜收,看的林天成全身发热,大懒鸟亢奋!

这个女人是谁?娇小玲珑的身体,齐肩的秀发,尽管是一个侧面的身影看,但是林天成却没有看清她的脸蛋,因为她湿漉漉的秀发遮挡了她的脸!

呼啦啦……女人抖了抖头上的秀发,一转身,林天成彻底看清楚了!

我草,这不是毛毛吗?

妈的,男有心,女有意,妙境仙乡何处寻,方寸原为销魂地,桃源洞内暖烘烘,引得渔郎来问津!禁欲,实在是令人最痛苦的事情,此刻,林天成才知道,有什么比得上自己对着一个女人,心头苦辣辣的想草她,痛痛快快的草她,但是却不能如愿以偿,这种心情更难受的呢?

林天成已经忍受了一天的欲火,面对着毛毛这样一个如此美貌又清纯,又如此饱满姣好艳丽的少女,好似皓月当空,渴望而不可摸,更何况现在的情况,更不敢放肆,正是蛋家鸡见水,只能看哪种滋味,真的是无法形容!

虽然,毛毛也是喜欢自己的,但是此刻的林天成,脑子里全部被自己亲生父母的事情所占据,自己很想知道,莲花村真的是不是存在着诅咒,而自己似乎拥有可以看透别人心思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吗?

“哎,天成哥,你有想我吗?”

就在林天成发呆的时候,他错过了最佳时机,毛毛已经穿上了衣服!

一声哀怨的声音响了起来,林天成听的很清楚!女人,就是这么一种奇怪的动物,女人若是没有尝过颠鸾倒凤的那种滋味,欲仙欲死的事情到也没有那么难过了,一旦尝过那种滋味,以及填充饱满充实每一个空间,又像火车轰隆隆慢慢推进的情境时,一旦她尝试了,要是想抛弃,她会拼命!

此时,虽然毛毛并没有和林天成有过那档子事儿发生,可是少女怀春啊!

林天成呼吸急促,这个毛毛在自己没有真正入港的时候,见到自己总是扭扭捏捏的样子,又怕这样,又怕那样,一会又说“给别人撞见,自己没害怎么做人啊!”

但是,林天成更清楚,一旦毛毛尝试过那种滋味,有哪一个女人在男人玩过后就可以轻易的把她甩开扔掉?草她的第一个男人就算要走,她也是死缠活缠的非要过足瘾头才能放手给你走!

毛毛最痛苦的就是自己想初尝雨露的时候,花心想开了,想品尝琼浆玉液,需要滋润的时候,却变成了百日饥!

这几日,午夜回想起来林天成的大懒鸟,都会笑道:哎呀,真不知道怎么埋怨这个杀千刀的!甚至痒痒的时候,都想自己解决!

想着想着,脸蛋羞红,看了一眼天色,毛毛悄悄的离开温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