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妈的,是啊,怎么会是我!冤家路在还是阴差阳错?林天成没有说话,身后的两个少女,自己只认识一个!就是这个少女,自己真的太熟悉太熟悉了!虽然很久不见,但是一刹那,许多的往事浮现在眼前,此刻,她的声音虽然小,但还是被黄毛听见了。

“哥们,你们好像不认识呢,怎么说她是你女朋友呢?”黄毛不怀好意地问道:“如果你识相一点,就把这两个小妞给我们留下,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咋们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你执意和我们作对,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哟嗬,我的女人,为什么要给你们留下?”林天成在两个少女面前做出一个英雄救美的姿态,自嘲哼道:“自己的女朋友都保护不了,还算男人吗?”

“我操,你少他妈的废话!”蓝毛依仗自己人多势众,早就按耐不住了,冲林天成大声咆哮起来,“好狗不挡道,快把人留下,然后,跟老子滚开……”

“你他妈的操谁?骂谁?让谁滚开?”林天成怒吼一声。

林天成现在找不到林小雅和任妮娜,而且自己身后的这个少女就是张喜成的女儿!自己曾经喜欢的少女!张喜成是自己的死对头,可是她是无辜的!满身的怒火正愁无处发泄,这几个人也是撞在自己的枪口上。

“你他妈的找死?哥们,咋们一起上,打死这个爱管闲事的家伙!”蓝毛大怒,握紧拳头首当其冲,朝林天成扑了过来。

林天成眼疾手快,首先将自己身后的两个少女挡到一边,然后一个侧身,擒住蓝毛的手腕,轻轻一扭。

咔嚓一声,蓝毛的腕关节已错位,“哎哟!”一声,蓝毛痛得杀猪似的叫喊一声,蹲到地上痛苦地惨叫起来。

林天成刚才使出的一招是传统武术中“四两拨千斤”的手法,他是借助于蓝毛冲上来时,身体的惯性将所有的力量引到蓝毛的手腕上,再轻轻一扭,一招便使这家伙的腕关节脱臼……

黄毛和红毛见同伴受伤,立即从左右方向围了上来,黄毛手里还多了一把亮晃晃的匕首,红毛手里握住一根皮带。

草,这帮家伙还动家伙啊?林天成心里嘀咕着,妈了个比的,老子得小心一点,别让他们有可乘之机!

由于有两个少女拽住他的上衣站在身后,而且两个小混混手里还有家伙,不能掉以轻心,必须凝神戒备。要不然,让自己挂彩不说,还会伤及到两个少女,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卸掉黄毛手中的匕首,再夺走红毛手中的皮带,然后,迅速将他们解决掉。

“你……你们小心点!这家伙好像是练过家子!”蹲在地上的蓝毛一边惨叫,一边提醒两个同伴说。

“哥们,一起上,弄死他……”黄毛嚎叫一声,握住匕首从林天成左侧刺了过来,红毛立即响应,从右侧将皮带甩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