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随着嘭地一声震响,隔壁的房门重重的关上,妈了个比的,这个有点手段的家伙会不会对隋青青使用家庭暴力呢?他到底是不是张喜成的人?要知道,张喜成的手下在惠南县真的太多了,自己一天没有找到任妮娜和林小雅,就算回到莲花村也寝食不安!

男人,特别是一个有责任感的男人,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就是让与自己发生过关系的女人受到别人的伤害。林小雅是自己的女人,为了自己的大业,以身犯险,游走于李大壮父子之间!但是计划没有变化快,谁会想到市公安局早已经顺藤摸瓜,准备好了一切?李大壮父子已经嗝屁,但是林小雅却不见踪影!林天成担心!

至于任妮娜,虽然他不是自己的女人,但是对自己有恩!如果没有她的护送,自己早已经横尸遍野,甚至会葬身荒野,成为野狗之中的美味!

仅此一点,自己就不能对她不闻不问!林天成相信自己的直觉,似乎自己拥有了合欢铃这个东西之后,可以很准确的感受到一些模糊的东西,比如刚刚和自己交手的这个男人,直觉就是他是黑道之人!

林天成一来害怕隋青青遭到丈夫的凌辱,二来也想知道这个男人的真实身份,如果可以通过他打探到林小雅和任妮娜的行踪最好不过,若是打探不到,如果他是张喜成的人,顺手宰了便是!于是,便走出和平旅店,蹑手蹑脚地来到隔壁隋青青家的房门口,贴着房门,竖起耳朵偷听。

“开门!”客厅里传来了隋青青的丈夫大声叫门的声音:“你他妈的再不开门,老子就要撞门了!”

“你有种就撞门啊?”隋青青好像是躲在卧室里,只听见她大声说道:“你在外面养了那么多女人,我都没有和你计较,你每次回家和我吵架,打我,骂我,我早就受够了,我今天找一个男人来报复,你就受不了啦,既然这样,离婚,我要和你离婚……”

“离婚?他妈的,你想的美!没那么容易。”男人忿忿地说。

“我们已经到这个地步了,除了离婚,你还想怎么样?”

“我绝对不放过你们这对狗男女!你以为我这几年在惠南县是吃屎活着的吗?你他娘的居然敢给我郭烨戴绿帽子,你这个死婆娘!”

“郭烨,你有种就冲着我来呀,何必在别人家耍威风呢?”隋青青厉声说道:“自己没本事,还好意思在别人面前逞能,我看你分明就是一个孬种!”

“只要你开门,把这件事解释清楚,我就原谅你,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骂你,甚至打你!”隋青青这句话似乎命中了丈夫的要害,只听见他说话的口气缓和了许多。

隋青青理直气壮地哼道:“跟你这种男人没什么好解释的,我就是觉得在家寂寞无聊,想找个男人玩玩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