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被林天成的雄性气味包围,再加上热吻造成的呼吸困难,使得唐菲菲紧闭眼睛,在近乎窒息的黑暗中,她可以更细致的感受到林天成大懒鸟插入隧道里的充实,茎冠撩刮肉壁的搔痒,鸟头撞击媚肉的酥麻,甚至于林天成的毛草触碰到柔嫩的蜜唇,都引起一丝茸茸的感觉……

受到官能的性感侵袭,美丽女警唐菲菲仅存的理智在一点一点的退却,只是两手更用力的揪扯着床单,屈起双腿极力分张,圆润的屁股却在大懒鸟抽插的频率影响下摇晃起来,以这样一种糜烂而不自觉地姿势,不知道是为了降低大懒鸟充塞造成的疼痛,还是想要承接在女体中心荡漾开来的喜悦……

感觉到唐菲菲的迎合,林天成这才意犹未尽的结束了激吻,抬起头大口的喘着粗气,一面以征服者的姿态俯视着这高贵而骄傲的娇嫩美人在自己身下呈现出娇丽的媚态!

“唔!”

从未经历过如此激烈而长久的爱,初时的冷漠肃杀已经荡然无存,终于得到呼吸空间的唐菲菲将抑郁着喘息与呻吟一起喷吐出喉咙,虽然紧闭的眼睛和皱起的眉毛仍然透着苦闷,但是上扬的唇角和潮红的腮容而贴覆在雪白的额头,更令她多了一种娇楚的风情!一直养尊处优,心高气傲的唐菲菲在平日里早已经习惯被珍视被宠爱,而现在面对身上的这个林天成野蛮狂乱的侵占,竟然在她羞恼和羞耻之外,又感到一种被征服的满足感!

“小宝贝,睁开眼,看着我!”

不单享受着肉体的原始快感,林天成心理上得到的满足更是巨大,这可是第二滴极品处女血的主人啊,自己真的拥有了这个如此火辣而美丽的女人,于是,他用命令的口气说着。

唐菲菲驯服的张开美目,眼睛已经湿漉漉的,像是要滴出水来一样,看着林天成的嘴角挂着一抹笑意,美丽的女警沉醉在官能的快感中的心,又涌起了一阵无奈的情绪!

“舒服吗?小美人儿!”

持续着大懒鸟在盘丝洞里抽插的频率和力道,林天成像一头耕作中的猛牛一样喘着气问道。

试图忽略身体享受到的快感,唐菲菲将头扭向一边,以沉迷阿狸应对林天成的问答!

“原来这样不可有让你舒服,真是一个任性的女孩,好吧,老子就让你在刺激一点!”大力将大懒鸟进入盘丝洞的深处,林天成揽着美丽女警唐菲菲的腰背向上抬起,同时自己的躯体后仰,唐菲菲还没有来得及有任何的反应,就轻易完成了面对面跨坐在林天成下身的姿势!

仿佛有火焰从胯下向上窜伸,唐菲菲更真切的感受到大懒鸟深深进入自己门户的粗壮与坚硬,这种男上女下的姿势,给了娇美的唐菲菲一种既新鲜又快乐的体验,怕自己身下的林天成窥测到内心一样,羞涩的低下头,却看见自己平滑的小腹整紧贴着他健壮的腹肌,两人乌黑的毛草更是纠结在一起,这样迷乱的情形更让她懊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