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袁美芳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太多的力气在和林天成挣扎了,和一个醉酒的男人比起来,她的力气还是太小。似乎这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她后悔自已就不一个让林天成走近自己的家里,他是真正的男人,不然的话,他的那根东西咋会那么大呢。

林天成在她的身子上面亲吻,抚摸,挑逗,对袁美芳十分的怜爱,不像是跟马翠莲那样生猛,差不多几分钟之后,林天成终究还是把手伸到了她双腿之间的地方。

感觉到袁美芳的双腿紧紧的并拢,似乎没有一点缝隙一样,林天成笑了笑,心说,真的以为这样就能阻止老子进入吗?林天成用指尖扎进她的双腿之间,毕竟手要比她的双腿有力气的多。对此,袁美芳也无力阻止。

一个本应该有性生活,却因为自已男人的原因一直都没有被弄过的女人能不寂寞吗?而且袁美芳的老爷们还死掉了,尤其是她们一群老娘们在一起唠嗑的时候,那些女人都会探讨那档子事的滋味,怎样才会如何如何的舒服,每一次这样,袁美芳都会砰然心动,也想着自己突然有一天有一个男人,然后给自已带来那种快感。

被林天成这么一弄,浑身变的麻酥酥的,那种快乐,袁美芳不曾体会过,也形容不出来,就好像是她的身子里面的力气在一点点的被吸干一样。

时间长了,她有些坚持不住,两只腿竞然不自知的分开了一道缝隙,让林天成的手完全伸了进去,肆虐的在自已最神秘的地方开始抚弄起来。

“天成,你,你不能啊!”袁美芳的双眼开始迷离起来,这感觉太奇妙了!

“婶子,让俺草了吧!”

“天成,你要是真的要了婶子,你咋跟大英子交代啊!”

“婶子,那就不用和俺嫂子交代!”林天成抬起头,看着她如花似玉的脸,把自已的嘴巴凑了上去,吓得袁美芳急忙闭上了自已的嘴巴,在他的舌头不断的攻击下,她还是没能忍住的张开了嘴巴,一种异性之间的诱惑让她情不自禁,很想尝试一下被男人激吻的感觉,林天成也没让她失望,进入了她的嘴巴之后,舌头翻江倒海的侵袭起来,上下一起进攻,瞬间就把她带到了巅峰的状态。

激吻之后,林天成感觉她的腿分的越来越大,索性就把自已的两个腿沉到了袁美芳的双腿之间。这个地方真的是没有被别的男人碰触过,很敏感。

袁美芳的下面就像是一片荒地,对一个农民来说就是一个诱惑地方!对林天成来说,自己的大懒鸟就是一把锄头,马上就要开垦这块没有被别人发现的神秘地带。

袁美芳能感觉的到只要林天成一用力就会进入自已的身子,不禁没来由的一阵兴奋和紧张,两种情绪掺杂在一起,她想要做女人,在林天成做了这么多的前奏之后,她身休里面的空虚寂寞已经完全被带动起来,像是决堤的海一样。可她又知道真的做了,她就是林天成的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