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啊……”腰上的裙子虽然碍事,但是还是能向上推去去,林天成在火热的大懒鸟上涂上口水,对准白桂花的隧道口……

“啊!不要!”

林天成听到白桂花的叫声感到更愉快,同时,用力把自己的大懒鸟插进去……

白桂花在林天成的怀里不动了!

这时候,林天成的大懒鸟也终于进入到根部,开始活动身体。

林天成的身体终于离开,快要接近昏迷的白桂花分开双腿没有动弹,从她的下身流出大量的液体,经过大腿根在雪白的裙子上留下水的痕迹,白桂花再一次的做了一回女人!她站在铁柱的旁边,身上仍就穿着天鹅的服装,简单的说是形成双腿分开一百八十度的姿势,所以,从紧身衣的洞露出来的山丘,已经分开到最大的限度。

“白姐,再来一次!”

林天成早就想用这个姿势去找寻快乐,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做到这样点,白桂花做到了!

林天成慢慢的向上挺起屁股,这时,白桂花的美丽脸孔露出痛苦的表情,头上的小皇冠随着摇动,林天成本来想把衣服剪开露出乳房,但是还是想欣赏白桂花的无奈!

然而,林天成越来越觉得没有什么快感,停下一切动作,拿着剪子将白桂花的衣服剪开。

“啊!不要!”

比衣服还要雪白的乳房终于露了出来,乳头上面直立膨胀。

“这样的气氛更好吧?”林天成要白桂花双手抓着镜子面前的横杆,上身当然要向前倾斜,好像翅膀的白裙子就像伞一样的围在白桂花的腰上,中心的地方是雪白的屁股和裂缝,看到这种情形,林天成的身体立刻又变成兴奋,再一次进入。

“饶了我吧,真的不行了!”

“不行,现在起才更好玩!”

大懒鸟向前进,立刻的进入白桂花的身体里。

“怎么样,白姐?有快感了吗?”林天成用双手揉搓着乳房,屁股不停的前后移动,这不是叫声,是痛苦的哼声。

白桂花已经彻底的被林天成所征服,那中被虐的感觉让她忘乎所以。

“啊!林天成,继续折磨我吧!”

林天成手中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根细小的钢针,拇指和中指拈动着钢针,笑道:“白姐,扎你的大奶头,好不好?”

白桂花柔媚的微笑,说道:“好啊!别手软,用力呀!”

林天成点点头,手中的钢针一颤,针尖刺入红色的肉蕾之中。

“啊!哦!”白桂花像一只给掐住脖子的母鸡,打嗓子眼儿里憋出疼痛的呻吟。

林天成松手,看着额角微微沁汗的她,右手又拈动气一枚钢针,说道:“听着,疼也不许叫唤!”

白桂花用雪白的门牙咬着红润的小嘴唇,轻轻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