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林天成静静的看着,心里不断的冷笑,越来越佩服李静兰的手段,这个女人不可低估,似乎任何一个地方都会有她的眼线出现一般,与这样的人在一起,利害并存!

“不要呆着了,主人回来了啊,跪下来,这是你最喜欢的棍棒啊!”张喜成挺起自己的腰,从股间的森林,取出那根垂着唾液的棍棒,压在卢芳的面颊!

卢芳跪在地板上,两手握着张喜成的那玩意,放进嘴里,不消数秒间,一种温暖的液体在她的嘴中流进了体内,而且,液体的份量也逐渐增加了!

“咕噜……咕噜……”卢芳的咽喉发出闷声。

她将液体喝下去。

张喜成一看,美滋滋的说道:“美味吗?在喝下去啊!”

张喜成的双手抓着卢芳的长发,粗暴的扯着,她含着东西的红唇,露出一丝黄色的液体,从下颚流到她白皙的颈项,再流到乳沟。

卢芳的咽喉闷叫了六次,喝尿的仪式也结束了。

“好了,觉得美味吗?”

“是的,非常的美味!”

“真是听教听话,很可爱呢,卢大局长,想不到吧,你想干掉的我,现在还是一样的自由自在,妈的,不要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在市里有人!草,想要端掉老子的地位,你还做不到!”

卢芳的嘴唇刚刚脱离棍棒,再次含着。

“哈哈哈,你真是一个喜欢吃的荡女,睡到床上吧!”

张喜成拉起卢芳,将她压倒了在床上,躺卧在床上卢芳的身边,张喜成定睛的凝视着卢芳雪白的身体,随后从床边取出一小包的东西,从里面取出少量的白色粉末。

卢芳仍就闭着眼睛,双腿伸的直直的,一米六七的身材,真是令人喘不过气来的美丽,淡淡的青草地和小山丘,暴露在张喜成的眼前,显得是有点害怕的颤抖着!

“卢大局长,嘿嘿,这就是你做梦都想抓到老子把柄的东西,妈的,你给老子张开双腿,在张开些,张开大腿啊,快一点!”

“但是,很难为情啊!”

“妈了个比的,你他娘的还假装什么?还想装清纯吗?你不是想要这个东西吗?”

张喜成拿起那包白色的粉末摇晃着说着。

“主人,我的确是想要!但是这样会很为难的!”

“哈哈,是吗?那么老子就不给你了!”

“不要啊!来啊,给我!”

卢芳慢慢的张开了双腿!

“哈哈,不是已经湿透了吗?好像爆了水喉一样呢!”

张喜成的中指,擦着卢芳的龟裂部分,从蜜壶溢出的液体,给弄成了一条幼长的白线,她张开那个洞口,让中指的白色粉黏湿了,在轻抚卢芳的花蕊,在慢慢的埋进了她的蜜壶之中,卢芳低声的呻吟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