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林天成存心刁难马翠娇,虽然这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但是自己的要求也的确过分,她应该不会答应!就算她不会为自己吹喇叭,张喜成也是自己的死对头,只要和他相关的事情,自己都会偷偷的插上一手!

马翠娇醉眼朦胧的看着林天成,小嘴里吐出浓烈的酒气,朦胧的眼睛一闪一眨的,好像在犹豫着,但是看见林天成那巨大的活儿,惊奇的表情不言而喻!

“林天成,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你这何样做和张喜成那个禽兽有什么区别?”

“你错了,俺和他不一样!他是禽兽,但是老子是流氓!流氓也分几等,俺是最高级最敬业的!俺不会勉强别人做不喜欢的事情!你可以不做,没有人强迫你,老子若是帮你,并不是因为你有多美,而是看在马婶的面子上!不要以为是个男人都想操你!如果不是因为马婶和俺嫂子,你以为老打算帮你?”

马翠娇生气的跺了一下双脚,那一对肉奶突突的跳动了一下。

吧嗒……

马翠娇忽然关掉浴室的开关,幽幽的说道:“林天成,你若是想我给你吹喇叭,你就过来抱住我。”

林天成本来有些犹豫,但是想到马翠娇这几天受了这么大的惊吓,是应该好好安抚。于是,林天成慢慢的走到马翠娇的身边,双手一伸,将她柔弱的身子抱在了怀里,笑道:“不用怕,如果你真的给俺吹了喇叭,俺林天成拼了性命也会把你的裸照从张喜成的手中弄出来!”

“林天成,抱紧我。”

林天成求之不得,紧紧的抱着马翠娇,草!竟然没有穿胸罩!

林天成不受控制般抱着马翠娇,手掌碰着她的后腰,碰过才知道马翠娇的肌肤是那么的光滑,鼻尖全是马翠娇的体香,那一种淡淡的,有点沐浴露也有点香水的感觉,当然了,还有点酒味。

马翠娇顺势晃动了起来,两只小手在身上摸索着,片刻,妖娆的身体一丝不挂,惹得林天成邪火烧身,那东西就好像火箭一样升起,一下子就顶住了她的臀沟。

“马翠娇,老子只要你给俺吹喇叭!我们不能这样我们……”

马翠娇幽幽的说道:“林天成,女人总有一天会被男人压在身下,我承认我带着马二狗他们回来想弄死你,可是我现在才知道,你是一个男人,什么都别说,抱紧我,我好怕。”

林天成发现自己的手禁不住诱惑,摸向马翠娇的翘臀,那感觉就像摸一团滑瓷般软肉,比起自己的屁股是完全不同的。马翠娇轻声的呻吟让林天成一个激灵。

急忙推开马翠娇,不巧按在了她的胸脯上,那一种感觉真是要推却又推不动,忍不住摸了起来。马翠娇只觉浑身软软的,就要倒在林天成怀里了。

“林天成!林天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