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噗……鲜血流出来,猩红刺眼,马翠娇似乎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闭上眼,咬着青紫的嘴唇,颤抖着手拔出水果刀,林天成一松手,死掉的女人都市瘫软在地上,死了?这个娘们出手够狠!

林天成几步就来到马翠莲的身边,解开捆绑住她身上的绳子,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自己的衣衫几乎的湿透了,眼光看着马翠莲,忍不住的吞了口水。

因为被挟持,马翠莲的衣衫已经凌乱不堪,胸口的衣衫几乎已经被撕裂,露出两个奶子的边缘,黑色的胸罩已经向下滑落,左奶子的小奶头俏皮的从胸罩里露出来,鲜红鲜红的散发着光泽,而她的短裙几乎已经不存在一般,大片的碎布仅是能面前遮掩住她的内裤,那模糊不清的碎布下,一条粉红色的内裤包裹着她鼓鼓的盘丝洞,比起她的狼狈,二丫他妈更是惨不忍睹!

她的外衣早已经被脱掉,露出里面白色的紧身背心,乳罩显然已经脱掉了,乳头清晰的印在白色紧身背心上,她的下面缠着旅店的白色浴巾,露出两条丰满的大腿,看上去好像一条毛巾做成的超短裙子一样。

林天成的心砰砰的跳起来,终于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

“婶子,你们怎么会被苟胜他们挟持的?”

马翠莲没有说话,拉着二丫他妈袁美芳站了起来,整理一下破烂的衣服,看着一直不曾说话的马翠娇,良久,一声一声的叹息。

“呜呜……姐,俺也不知道张喜成会这么心狠啊,真的不知道,俺只是想拿回俺的裸照,你也知道,俺还没有嫁人,如果真的传出去,俺还怎么做人?”

“翠娇,你以为你得到了资料,你就可以拿回你的裸照了?张喜成狼子野心,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善罢甘休?他每走一步都计划好了的,他在牵着你的鼻子走,你现在看清楚了?他不但让苟乡长挟持我们,而且还把天成牵引出来,他是想一网打尽啊!你怎么这么傻啊!”

“嫂子,别说了,翠娇也是被逼无奈,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刚刚离开的那几个人肯定是出去买吃的了,搞不好一会就回来了,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

“婶子说的对,我们赶紧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林天成现在无心观花纵情,虽然马翠莲三个女人此刻的模样的确诱人,但是比起现在的安全,美色远远不如生命重要!

几个人急忙离开废弃的工厂,逐渐消失在夜色下,刚刚走进蒿草里的几人就被远处急速而来的轿车声静止住脚步,几个人蹲在蒿草里,远处,那辆离开的轿车打着明晃晃的车灯再次回来,林天成身边蹲着袁美芳,她裸露的大腿贴着自己的大腿,厮磨间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

侧头看了一眼,见到轿车飞驰过去之后,猛的站起身,说道:“我们快走,他们一会就会发现工厂的情况,我们不要走山路,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安全,我们走大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