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噌噌……林天成钻出甘蔗地,眼前是土城乡的野外,土城乡就在自己不远处,回头看了看甘蔗地,冷笑了几声,苟胜现在被自己切掉了舌头,肯定会是一个哑巴,就算他能说,自己也相信他不会猜出自己是谁,加上那个女人在说一点小道消息,想必就算他不能说话也会憎恨张喜成,至于他能做出什么事情跟自己就没有太大关系,自己只希望张喜成的麻烦越来越多,只有这样,李静兰才有机会对付他!

离开甘蔗地,林天成抱着丝袜,废了苟胜,自己也小赚了一笔,管它是谁的钱,只要能花就行,看了一眼天色,此刻已经有下午五点多,沿着街道一个人走着,脚步逐渐靠近废弃的工厂!

轰……

一声轿车的马达声音响起,躲在路边大树后面的林天成见到一辆黑色的轿车从废弃的工厂行驶而过,车速非常的快,看不清车里有几个人,可是在那废弃工厂,站着一个女人,旁边站着两个男人,林天成只看见他们嘴唇在动,距离几百米,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林天成没有继续往前走,蹲伏在大树后面,偶尔也躲在废弃工厂旁边足有人高的蒿草之中,太阳逐渐西下,废弃的工厂亮起了灯,林天成几乎是爬着一般一点一点靠近工厂,爬一会停下会,竖起耳朵四处听着,不知道爬了多久,直到眼前的视野变得开阔,蒿草已经不能遮掩他的身影,但是他却迅速的绕到工厂的旁边,蹲在墙角,夜色完全掩盖了他的身影!

咣当……

一声踢门的声音,随后就是一个男子骂骂咧咧的声音,夜色下,一个看不清容貌的男子拎着酒瓶从废弃工厂里走了出来,就站在林天成的不远处,喝了一口啤酒,左手掏出自己的那活儿,喷射了一股尿水之后,哼道:“妈了个比的,这几个死娘们,只能看不能弄,草,苟乡长到底想干啥?妈的,还别说,苟乡长那媳妇还真他娘的一个水灵,如果不是张县长有交代,老子一定扒了她的裤衩子干一炮!”

咕咚咕咚……

男人仰口就是几大口啤酒,丝毫没有看见躲在墙角的林天成!

一转身,男子还没有来的及尖叫,林天成用最快的速度来到男子的背后,左手抓住他脑子的头发,右手肘部勒住他的脖子,左手向左一扳,右臂发力!

咔嚓……

男子脖子之处传来一声清脆的骨裂声,身子缓缓从林天成的手下瘫软下来,顿时满没有了呼吸!一招解决掉这男子,林天成迅速的将他拖到墙角,潜伏着身体逐渐向废弃工厂的铁大门靠了过去。

“嫂子,这三个女人到底有啥用?让俺们哥几个弄两下吧!”

“虎子,你们找死吗?她们你们也敢动?就算苟胜可以罩着你们,张县长也不会饶了你们,现在她们就是诱饵,只要林天成一天不出现,这三个女人就不能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