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林天成一瞧苟胜慌忙的就要去拿裤子,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好机会,紧忙从裤兜里拽出白桂花的丝袜套在脑袋上,女人淡淡的体香令他有点心猿意马。

噌……林天成一个箭步冲了出去,右脚一抬,啪的一声,正好踩住了苟胜的右手,还没有等到他抬头的时候,林天成迅速的弯下腰身,右手抡起来就像一把大扇子似的,狠狠的掴在了苟胜的脸颊上!

“妈了个比的,不准动,想要活命也他娘的不许喊!”

林天成压低着声音吼了一句,那个女人吓得一个哆嗦,浑然忘记了自己还是赤裸的身体。

“嗷呜……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苟胜挣扎着想要把手抽出来,感觉到自己的手腕就像被一座大山压住似的,骨头几乎都碎了,脸上火辣辣的疼,眼前金星乱冒,抬头根本就看不清楚这个人是谁!

“妈的,闭嘴!老子管你娘的是谁!,大白天的在这里搞破鞋,一看你们就不是什么好人,嘿嘿,赶巧让大爷遇见,正好缺钱花,识相的给大爷点零花钱!不然的话……哼哼!”

林天成第一次干这种勾当,也只是吓唬吓唬苟胜和这个女人罢了,真正地目的是想从苟胜嘴里知道马翠莲等人现在具体在哪,有没有发声不可预知意外!

“哼,你君然敢在我身上打主意?我告诉你,你聪明点立刻把我放了,我可以考虑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如果你真的想继续下去,我保管你死无全尸!”

苟胜怒哼着,咬着牙齿动弹不得。

林天成越听越生气,妈的,这个傻比连现在什么情况都不明白吗?低头看着赤裸着身体趴在地上的苟胜,林天成暗自一咬牙,身体猛的坐在苟胜的腰背上,左手迅捷的抓住他的左手,猛的向后一拉。

咔擦……

“嗷呜……我的手……啊!痛死了!”

清脆的骨裂声让人头皮都发麻,苟胜的惨叫还没有结束,林天成迅速的从地上拿起他的裤衩,自己塞进他的嘴里,见到苟胜因为骨裂而痛的昏了过去,林天成抽出苟胜裤子上的皮带将他的双手绕在背后绑上,又撕开裤子,将苟胜的双腿也绑上,这才拿起苟胜的电话,看着电话不停的响,递给那个女人。

“接电话,按照我的意思说,如果你敢多嘴一句,老子今天就让你们能两个死在这里,成为这片甘蔗地的肥料!”

林天成的身高马大,以及他低沉的声音,刚刚那残忍的手段早就吓得这个女人六神无主,只是不住的点头,颤抖着手接过电话,右手不停的拍着胸口,两个饱满的肉球都上下跳动,过了一小会,平息住惊惧的心情接起了电话。

林天成蹲在女人身体旁边,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当他听清楚之后,牙齿几乎都咬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