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林天成立刻发现强自镇定的丫蛋的变化,轻咬着丫蛋的耳垂,把火热的呼吸喷进她的耳孔,左手捏着乳蕾,右手指尖轻轻挑起丫蛋体内流出的蜜汁,示威般的在紧窄幽谷处四处涂抹,每一下好像都涂抹在丫蛋已经要崩溃的羞耻心上!

丫蛋嫩面发烧,两腿发软,双眼紧闭,咬牙抵抗着一波波的快感冲击,坚持的端庄掩饰不住短裙内的真实,两片蜜唇已经被亵玩的肿胀扩大,娇嫩欲滴的花蕾不看狂蜂浪蝶的调引,充血翘立,花蜜不断渗出,宛如饱受雨露的滋润,这时的她,感觉到巨大的大懒鸟从边缘的缝隙挤入自己的T字裤里,同时那滑向下腹的手指,挤入峡谷,且抚弄顶部,开始探索那更深的底部,而且还用手掌抓住顶端,四支剩下的手指开始揉搓位于深处的部分……

丫蛋紧紧的将两脚夹住,可是林天成的双腿插在中间,羞耻的蜜唇只有无奈的忍受他的把玩,已经更急暴涨的大懒鸟乘势攻击,脉动的硕大鸟头紧紧顶压在水汪汪的盘丝洞口磨碾!

林天成用自己粗大的指头直深入丫蛋那看似无骨的花唇的窄处,将它翻开并继续深入更深的地方,最敏感的小珍珠被迫献出清醇的花蜜!

爆炸般的眩晕冲击着全身,丫蛋的视野开始变得模糊朦胧,她闭起眼睛,深锁眉头,死命的咬着嘴唇,林天成突然抱住丫蛋的小纤腰,一用力,丫蛋那苗条的身体就被向上抬起,留下的空隙立刻被林天成向前挤占,两支膝盖已经穿过丫蛋打开的双腿,顶在前面的墙壁,丫蛋只有两只脚尖还留在地面上,全身的重量都维系在两只脚尖上,形成丫蛋身体被抬起来,双腿分开几乎倚坐在林天成大腿上的姿态……

丫蛋猝不及防,全身的重量来不及调整,集中的支撑在林天成那坚挺的大懒鸟上,两片蜜唇立刻被大大的撑开,滚烫的鸟头进入窄洞,极度强烈的凄绝快感同时冲上头顶!

林天成浑身一个舒服的寒栗,他的大懒鸟已经突破了第一道防线,娇嫩的两片蜜唇无奈的被挤开分向两边,火烫的鸟头紧密的顶压进丫蛋贞洁的盘丝洞,她那赤裸裸的嫩肉被迫的接受着摩擦,这已经和真正的做事儿只有毫厘的差距了!

“啊!天成哥!痛!”丫蛋低声惊呼,林天成双腿用力,她苗条的身体一下子被顶了起来,只有脚尖五趾还勉强的踩在地上,全身的重量瞬间下落,丫蛋紧窄的盘丝洞立刻感觉到大鸟头的迫进,火热的开始挤入,内心深处绝望的惨叫,她陡然集中全身的力气去支撑两脚的脚趾,可是纤巧的脚趾根本无法支撑全身的踢中,身体不由自主的想要下落,但是立刻被林天成的鸟头阻止,丫蛋痉挛的绷紧修长的双腿……

“挺不住了就不要硬抗了,丫蛋,俺知道你也很想要了,二丫俺都弄了,你是她姐,你还不如你这个妹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