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天成哥,你帮俺看会小卖店,俺去做几道小菜,眼看天就黑了,你也别走了!就在这里吃一口吧!”

二丫站起身体看了看时间,忸怩的样子让林天成暗吞口水。

“也好,那就麻烦二丫妹子了!”

二丫在厨房一阵忙活,端上来四个小菜,林天成看到几颗汗珠顺着二丫的脸颊滑落下来,她还拿出几瓶白酒,给林天成到了一小杯。

酒桌上一来二去,林天成才发觉,酒不醉人人自醉的道理,看着坐在对面的二丫,慢慢的就觉得天昏地暗,渐渐的不胜酒力。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而且还躺在了二丫家的土炕上。

林天成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这几天,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一会看一遍手机,也时刻的期待着它会响起来,哪怕是催话费的也可以!揉了揉眼睛走出了房门,在院子里喊了声!

“二丫?”

回声荡漾在院子里的上空,一阵沉寂之后,从隔壁的屋子里传出来一声回答:“啊,俺在这里呢!”

一阵阵的热气从屋子的上面的窗飘出来,林天成突然想到了两个字“洗澡”,兴许二丫没想到自己会这么早就醒来了吧。

林天成悄悄的走近旁边的屋子,呼呼啦啦的洗澡声从门缝里传出来,林天成觉得胸口乱跳个不停,他看了看周围,一个人影都没有,瞬间,一个再也抑制不住的邪恶的想法瞬间升到了心头。

看还是不看,林天成摇摆不定,他承认自己是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如果看了忍不住冲进去,后果不堪设想,不看,对女人身体的欲望早就霸占了他的心,十六七的少女,该是怎样美妙的身体,他觉得不但心跳的无法自持,脸也越发的发烫了。

妈的,莲花村就是老子的!老子现在怎么如此的胆小?

无形中的城里一行,林天成自己都不知道,不是自己变的胆小了,而是便的深思熟虑,目光看的比较远了一点,这也算是成熟的一种表现!

林天成终于还是忍不住那份欲望,像个初次偷窃的贼一样,再次扫了扫四周,然后蹑手蹑脚的贴近了房门,将眼睛悄悄的对准了房门的缝隙。

房间里雾气弥漫,透过层层雾气,他看到二丫坐在一个圆圆的木桶里,披散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白如雪的肌肤上,脸色挂满了晶莹剔透的水珠,二丫宛如梨花带雨,又好像出水芙蓉,林天成觉得脸上更烫了,大懒鸟在下身迅速的膨胀,将裤子撑起了一个鼓鼓的山包。

二丫的皮肤很雪白,如同清澈的暖玉,散发着腾腾的蒸气,两个小山丘一样的胸部高高的耸立着,那是两座未曾开垦过的小山丘,林天成如此想着,下身的大懒鸟有节奏的跳跃着。

二丫从木桶里捧起一把水泼到脸上,又泼到玉颈处,双手由上往下滑过肌肤的每一寸,纤细的手指滑到胸部,温柔的揉捏了几圈,触摸到肉奶的高峰之处,用手指微微的提起了两粒小樱桃,又捧起一把水,散落在小腹之上,双手抓揉着充满弹性的翘臀,然后玉手滑到大腿根部,紧着着弯下腰,开始冲洗修长的一双美腿,瞬间,一头浓密长发倾泻而下,挡住了她的胸前,可浑圆的屁股却在这个时候高高的抬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