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看着蒋珍,林天成便是兽血沸腾,如今自己回到了莲花村,那就要征服这里所有的女人!包括自己的堂嫂王英!

压着小腹之下的火焰,林天成悄悄离开了蒋珍的家,一个人来到了芦苇丛,躺在草地上,看着繁星,想到自己以后要走的路,心里一点也不平静……

七月的太阳,就像一位粗暴的汉子,毫不怜惜地将光和热撒向了大地。在这酷热的季节里,犹如处子般恬静的莲花村,在知了的鸣叫声中,也失去了往昔的恬静

午后三四点钟,是一天中最热的时间,除了躲在树阴下吐舌头的流浪狗,村里的街道上几乎看不到半个活物

而此时,莲花村的一个小少妇正拎着换洗的衣服,顶着释放淫威的大太阳,悄悄地向芦苇丛旁边的大河走去。其实柳溪儿家门口前面就有一条小河经过,但为了安全,柳溪儿还是喜欢多走些路,到那个比较僻静的角落里去洗澡。

“呼啦!”柳溪儿拨拉开芦苇丛,四处看了几眼,虽然莲花村留守的都是女人,可是这几日也回来了几个男人,尽管他们不中用,但是如果被看见自己还是有点不自在,看到四周空荡荡的,脱掉自己的凉鞋,将一双白嫩的小脚儿踏进了河水中。

一道凉爽的感觉,从脚踝传遍了全身,让她很舒爽地发出一声呻吟。接着,她警觉地回头看了几眼,然后开始一件件地脱衣服,很快的,一具美得令人窒息的玉体暴露在了空气中。雪白嫩滑的肌肤,有如汉白玉般晶莹无暇,洁白得耀眼,洁白得让人头晕目眩。

柳溪儿咯咯一笑,像条美人鱼一样,将身子缓缓地浸入了河水中,河水像情人的手,轻柔地抚摸着她二十四岁滑腻的肌肤。似乎连河边的花草都自惭形秽,纷纷耷拉着脑袋,不敢去看她美丽逼人的玉体。

正在河中惬意游弋的柳溪儿并不知道,在一簇芦苇草后面,却躲着一双偷窥的眼睛。

“啧啧!”林天成直勾勾地盯着在水面上浮隐浮现的柳溪儿,两只眼睛瞪的几乎要爆炸了一般,他豪无意识地吞咽着口水,右手波拉开芦苇草,左手用力地抓紧裤裆里硬梆梆的大懒鸟,真想不顾地一切地冲过去,将美丽的柳溪儿给就地正法。

柳溪儿,说是少妇,其实也不是,原本她并不是莲花村的人,只是老爷们是莲花村里的村民,自己和傻蛋子已经订婚,在农村,订了婚也就算是夫妻了,虽然没有过门,但是那些习俗还是存在的,柳溪儿的娘家是李家庄,家中还有一个姐姐和妹妹,自己还没有过门,傻蛋子便一命呜呼,逼于无奈,年仅二十岁的她来到了莲花村,活寡的日子一过就是四年!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虽然莲花村贫穷了一点,但是林天成发现村里的女人个个长得脸若桃花,皮肤都跟剥了壳的鸡蛋似的,嫩得能掐出水来。